第二百九十四章 極限血戰

第二百九十四章 極限血戰

艾洛剛闖進去,一道凌厲雷光,便在他身旁不足五米處劃開了一道深深的裂痕。他有些後悔了。

但德與托弗爾全力以赴的戰鬥已經達到了他不能理解的層級了。艾洛一見就意識到:他或它倘若想要取自己性命,連五秒的功夫都用不上。既然插手不上,他自然就放棄戰鬥,抓緊時間去救里塔納了。

樓房後院已經被開出了一個大洞,周邊的野草被燒的發黑。里塔納正奄奄一息的躺倒在柵欄旁,他雙臂不同程度的血流不止,而再往後半米就是陰影覆蓋的極限範圍。

艾洛小心翼翼的湊到了里塔納身旁,給他服下了治療藥水。十一,二分鐘后,里塔納隨着傷勢稍稍好轉,逐漸睜開了眼。

「雖然現在你的身體狀況仍然不容樂觀,但是現在的環境卻更為兇險,趕快撤吧。」艾洛說着,如剛才那般拔起刀,迅速砍破陰影,然後不由分說的攙扶起了他。

里塔納雖感劇痛難忍,但仍然盡全力騰挪腳步。而但他正要從陰影的碎裂縫中跨過時,德米特里的長劍卻直奔他的後腦襲來。

艾洛隨手隔開了。因為這只是德米特里拼盡的最後氣力,此時的他正匍匐在地上,口吐鮮血。之前,但德脫離束縛后,他本以為以自己主人的實力,可以短時間內輕鬆的將托弗爾這隻惡鬼消滅。

可結果卻是,即使過了一個半小時,也未能分出勝負。雖然,但德總能給予托弗爾人類認知中的重創,它的恢復能力卻不能用人類甚至是普通惡鬼的常識來衡量!

艾洛粗淺的觀察但德的行為後,覺得他是在找機會轟碎托弗爾的頭部。可這卻只是假象。因為,但德就預感托弗爾即使失去頭部,也仍然可以再生。

然而,每當但德故意做出攻擊托弗爾頭部的假動作時,托弗即使看穿意圖,也往往會刻意迴避。因為,頭部破滅后,重新生成的它也就不再是它心目中的自己。

由於,但德遲遲未能戰勝惡鬼托弗爾。德米特里懼怕時間拖的長久,便會難以脫身。所以便瞅準時機,主動加入了戰局。

他剛發起偷襲便被托弗爾一爪捅穿了胸膛,雖然但德當時敏銳的抓住了那些微的破綻,可終究也只是給那惡鬼造成了較大的創傷……而現在,那些創傷早已不見蹤跡了。

德米特里捨命換來的成果毫無意義,但他卻只在懊悔自己未能發揮作用,只是現在也依然是。他滿腦子想着:「如果我能再耐下心來,如果我當時不是從左面攻擊,而是從右面,如果不是揮砍,是直接刺過去,那麼或許就可以……」

艾洛轉過頭,端詳著里塔納的眼神。雖然並不具備任何理性依據,但艾洛卻斷定自己如果不再攙扶里塔納,或者僅僅只是將肩膀稍稍從他的手臂上移開,那麼里塔納就會立即後轉,不顧自己的傷勢去向德米特里拚命!

里塔納醒過來后不去向同樣身負重傷的德米特里拚命,很大程度是不想給艾洛平添麻煩。分明相處時間不長,他卻盲目的相信這個年輕人不會因此拋下自己不顧。

這時候,艾洛也看穿了他的心思。他以最小幅度的動作將左腳旁鑲嵌在土地里的石子踢到了自己正臉的正前方,並一把攥在了手裏。

石子被甩出,精準的打在了德米特里胸膛的傷口上。他短暫的嚎叫了一聲,而後就雙目無神的癱在地上。在場沒人知道他是死是活。

「他已經死了。我們離開這。」艾洛說着,又準備跨出陰影……可包裹着樓房院子的陰影,卻在一瞬間同時出現了龜裂。

無數道強光從裂痕中閃出。艾洛連及時閉上眼睛也做不到,里塔納和他瞬間被強光刺的短暫失明。

此時此刻,托弗爾正從但德背後的影子中竄出,他揮舞著巨大的影子鐮刀直奔他的后脖頸砍去。但德早有察覺,頭和身子還未轉過來,附帶着雷電的手便已攥住了它的手腕。他本可以將它的手腕瞬間撕裂,但卻選擇就此限制,控制它的活動範圍。因此,變故發生了。

惡鬼並不會顧及自身手腕的極限,他強行催動力道,不惜定手腕脫臼,也要令鐮刀刮破但德的脖頸!但德並不驚訝,沒有表露出絲毫的恐懼來,因為當那鐮刀即將觸碰到他脖頸的前一刻,便碎裂了。

一切都如他所料。但德已將雷魔法練到了登峰造極的境地。他只需一個念頭,就在脖頸上附着一層輕薄到連一張紙巾都不如的雷電。而這微不起眼的雷電,卻能將托弗爾手中足以削鐵如泥的鐮刀粉碎!

但德瞅準時機,一拳捅穿了托弗爾的心臟。但它卻面帶着笑意。因為但德雖然實力高強,但對鬼的了解,可謂是一無所知!在與他交戰的這一個半小時里,它已悄然改造了自己的基因,和肉體!

拳峰上附着著最凌厲的雷電,雖然瞬間捅穿了托弗爾的心臟,但後頭的手臂卻也同時間被由托弗爾的血肉所形成的無數尖刺破!!

但德首次露出慌張的神色,他感覺手已瞬間失去了知覺,而自己也正受到污穢的感染!

然而,惡鬼托弗爾卻未乘勝追擊,他竟然也是恐慌,頓時停止了以自己的血肉蠶食但德手臂的行為,立刻向後躍去了三四米遠!

它還未落地,一束化為利劍的光芒,便從其先前的正上方落下。雖然正好刺穿了但德的手臂,可但德表情卻變得舒緩了。

雖然也依照常識,下意識的感到慌張。但刺入他手臂的光劍,卻給他帶來溫暖以及凈化!但德意識到是什麼樣的人物來了。他隨意撇向德米特里,覺得他已經沒有救的必要了,於是便準備逃離。

「果然沒有想像的順利,還指望他來之前,惡鬼能夠殺死但德,或者來個兩敗俱傷,讓我漁翁得利。」艾洛抱怨著,他心灰意冷,攙扶著里塔納前往最近的醫院后,準備在之後另做打算。

現在,世間變得雪白。

一簇白色的身影從半空飛落,托弗爾強行匯聚起為數不多的陰影,製成一把短小的鐮刀與其手中潔白的鋼刀對拼。一時之間,竟然也能拼個不分伯仲。

「及時加上裝備,和我拼起來也撐不過三分鐘。但是這小孩竟然也能勉強壓制住它,如果周圍的陰影照着是用來遏制氣息外散,暴露行蹤的話,那麼它就是在束手束腳的限制中和我交手。而神對鬼的剋制,看來也比我想像的厲害!」但德露出一抹笑意,自上次與伊爾迷交手后,他再次大開了眼界。

「可惡!再這樣下去,就無法完成任務了。雖然會帶來更多的麻煩,但也只能速戰速決了。」托弗爾尋找到時機拉開距離,伯里背後伸出潔白的光翼,揮刀朝他刺去。就在伯里的刀即將貫穿托弗爾的頭顱的前一刻。托弗爾雙掌合攏,施展出了他的特殊能力!

霎時間,周圍的一切都變得模糊了。隨即,填補而來的是屍山血海。艾洛猛然間意識到,這並不是幻境。他顧不得里塔納的傷痛,抓緊他的胳膊,背着他奮力奔跑,並在最後一刻憑直覺向前方躍去!

可還是差了半步遠。德米特里,里塔納,艾洛被托弗爾強行拖入了一片如同地獄般的境地中,這連空氣帶有腐蝕性,即使只是簡單呼吸,也要承受肺部被灌進石鉛般的壓力。至於但德,他則是憑藉着速度過人的雷魔法及時脫離了。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特比倫世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特比倫世界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九十四章 極限血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