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五章 終章

第二百八十五章 終章

這些東西我們雖然不認識,但是這一層的石碑之多令人驚訝,比起西安碑林的石碑多出好幾倍。這麼多石碑而且還都是用滿文雕刻,真是難以想像,不知道為什麼要在這裏立這麼多石碑。而且這麼石碑要花多大的人力物力運進來,這麼大的工程為什麼史學家都沒有人知道,我學歷史的時候就從來沒聽說過。

還是羅冬曉厲害,他把這些石碑一一拍照,然後找到了一款翻譯軟件,立即翻譯了一塊石碑,石碑上記錄得是滿族人崇信的薩滿教的一種神奇的法術。

不過我們現在沒有時間研究這個,接着追趕葉四娘等人,防止他們拿到那塊石板才是正事。這時徐老怪把他最後那條神犬放出來,於是一隻神雞和一隻神犬成為了我們最好的偵查武器。奇怪的是葉四娘等人就像消失了一樣,沒有了蹤影。

我們只得一層一層的搜索,找了三層以後我終於知道這個地宮是幹什麼的。這裏居然是一個巨大的圖書館。最上面兩層是石碑,接下來就是各種竹簡木牘,再下面就開始出現了帛書紙本,同樣都是滿文。

走到最下面一層,這裏靠牆都是書架,書架上擺滿了各種書籍,但是在這裏依舊沒有見到葉四娘等人的下落。這時上面突然傳來了一陣爆破聲,我們趕緊跑到上面,只見我們進來的那個洞口已經被徹底炸掉了,掉下來的巨大石塊已經把我們出去的路給堵上了。

現在我們知道為什麼找不到葉四娘了,我們中計了。葉四娘料定我們必然會進地宮,所以故意安排了兩個槍手在地宮裏伏擊我們。她很清楚這兩名槍手肯定阻止不了我們進地宮,但是一定會使我們認為葉四娘等人也在地宮。

實際上他們肯定躲在一個隱蔽的地方,我們進去以後,他們就把石門給炸了,這樣我們就會被困在地宮裏永遠出不來了。可以說葉四娘的這個計劃實在是太高了,而且也得逞了。

我試着搬了搬那些被炸開的石塊,石塊太重了,根本就搬不動,看樣子從這裏是出不去了。羅冬曉說:「這麼大的地宮,不會只有一個出口吧!這裏又不是皇陵。」

於是我們開始在地宮裏開始尋找其他的出口,找了半天我們一無所獲。這時我想起那個舒家莊的後人給我的地圖,我們拿着地圖仔細看,發現這個地宮有一條路和山下的湖連通的,這就是說這裏有條路是和湖連着的。

我們立即趕到最下面,找到地圖上標記的通道位置,這裏已經被大石塊給封上了。不過這個石塊比封住入口的石塊要小很多,我們也覺得這裏是唯一的出路。

沒辦法,我們只得拿出工具來開始慢慢撬,苦幹了大半天,終於把這個石塊給撬開。果然出現了一個洞,石塊一撬開,一股水汽從裏面出來。我立即順着這個洞往裏面爬,爬了一會兒,拐了幾個灣就發現前面有亮光。我們高興極了,順着洞就爬出來了。

出來以後我們發現我們在湖邊上的一個小亭子裏,只不過這裏很久沒人來過,這個亭子都被藤蔓給覆蓋了,從外面看如果不注意還真看不出來。

這時一陣腳步聲響起,我聽見葉四娘在說話:「白總,還是你厲害。其實我們昨天就拿到了石板,可是你居然不走,就是要留下來幹掉孫晨軒。」

想不到白展堂也來了:「那個孫晨軒,殺了浩浩和京堂,我一定要他死才能泄恨。」

葉四娘居然哭了起來:「想起浩浩我就難受,那可是我唯一的兒子,也是你唯一的兒子。浩浩聰明機智,絕對會成為令你滿意的接班人,想不到被那個混蛋弄死了。想想這些年我和你都虧欠他太多。」

怪不得白浩浩在白家這麼受寵,原來白展堂和葉四娘還有一腿,白浩浩居然是他們的私生子。不過惡有惡報,跟着白展堂能學到好嗎?

我從藤蔓的縫隙里看到除了白展堂和葉四娘以外還有三個人,其中還有有一個外國人,還有一個是石原淺陽的二叔。我對羅冬曉一點頭示意準備戰鬥。這時我們總共還有三隻槍,七八發子彈左右。我和羅冬曉把兩支槍口對準了白展堂,陶欣的槍口對準了葉四娘。

一口氣我們把所有的子彈都打光了,我親眼見到白展堂的身上中了四發。然後我們立即沖了出去,我一腳把白展堂踩在腳下,白展堂瞪着眼睛看着我,露出不相信的神色。不過他沒有瞪太久,頭一歪徹底歸西了。看着一代梟雄就這樣死了,我也有點不敢相信。

陶欣控制住葉四娘,葉四娘只中了一槍,陶欣應該是收下留情,只是一槍把她的右胳膊的關節給打碎了,可以說這隻右手永遠報廢了。

羅冬曉也用槍頂住了那個外國人我知道其實他的槍里已經沒有子彈了。不過那個外國人很怕死,嘴裏一直嚷嚷着:「Letmego.」還主動把自己身後背着的背包取下來,告訴我們想要的東西在這裏。背包打開以後,裏面果然是一塊石板。

石原淺陽的二叔面前是徐老怪的那條神犬,所以他一下都不敢動。見到我從天而降,他高興極了,好在他會漢語。他告訴我們他是被逼着來這裏的,因為石原淺陽被稻川會綁架了,只提出一個要求就是要他來協助白展堂找到另外一塊石板。

我不敢確定他說的是真是假,但是我向留着他也不可能做出什麼舉動。另一個人則是余君,他也是被連蒙帶騙才來到這裏的,白展堂說自己是個考古隊的,而且偽造了一份比較權威的考古單位的證書,要求余君協助,所以余君才來的。

為了不讓這塊石板再出現在世間,我用水晶匕首把石板上的文字全部給刮掉了,然後把石板扔進了湖裏。但是我知道這樣做也是自欺欺人,現在羅冬曉知道了這個地宮,而且他拍下來很多照片,誰知道上面到底記錄了多少古人留下來的法術。

然而這些事我已經沒心情考慮了,以外地殺死了白展堂我並沒有感到特別高興,我知道江湖永遠不會太平。像白展堂這種野心很大,性格霸道的人多的是。更讓人不能理解的是這種人還很受人追捧。在這樣一個功利的社會裏,成功才是最主要的。

我們把葉四娘放了,我能理解他的心情,不管怎麼樣白浩浩是她的兒子。正式手槍因為白浩浩的死才讓她失去了往日的風度。在她離開的時候陶欣對她說了一番話:「你現在應該理解一個母親失去兒女的痛苦,如果你沒什麼事的話你可以想想白家究竟傷害了多少母親。當然,你要報仇的話,我們隨時奉陪。」

我從山裏一出來就立即把這個地方告訴了甄敏,甄敏聽到裏面居然是個類似圖書館的建築非常驚訝。在考古界裏,真正有價值的東西不是金銀珠寶。那些東西對初級盜墓賊來說是好東西,但是在考古工作者眼中,文字的價值才最重要。因為文字才能真是地還原部分的歷史,而最準確的還原歷史才是考古工作者的追求。

雖然我們也付出了很大的代價,羅詧給我們派去的幾個幫手以及王毅推薦給我的爆破手都沒能活着回來。徐老怪最傷心了,他辛辛苦苦馴養的六隻神犬僅剩一條,這些犬可是他花了十幾年培養出來的,和徐老怪的親人沒有區別甚至比親人還親。

回到廊坊,羅詧為我們舉辦了慶功宴。甄敏沒有參加,他已經連夜趕往雙乳山,那裏有那麼多藏書,看來他一時半會兒沒法做別的事了。

參加慶功宴的人僅僅局限於我們這些人,畢竟這種事是不方便大張旗鼓的慶祝。中國有句俗話,有的事只能說不能做,有的事只能做不能說。我真的很佩服我們民間智慧,這些俗話說的太有道理了。

回到武漢,我和毓秀舉行了婚禮。在婚禮那天我收到了兩個包裹,一個是黃琪寄來的,裏面是一張B超照片。雖然我不太懂,但是憑感覺我知道黃琪是在告訴我她懷孕了。這會是我的兒子嗎?這件事我怎麼跟毓秀說呢?

另一個包裹是白佳怡寄來的,包裹裏面有一把鑰匙。我一眼就認出來那是我們一起合租後來被她買下來的老教授的那所房子。我猜不出白佳怡給我寄這把鑰匙的用意,是在對我說舊情難忘呢還是告訴我白家不會輕易放過我。

過了兩天,我在網上看到一段視頻,這段視頻是採訪白佳怡的。白佳怡在視頻里顯得十分幹練,她現在已經接手了白家的所有生意,最近白家投資的醫院成為某個國際醫學組織的成員,白佳怡正是因為這個接受採訪。

我是真心的祝福她好,我希望她能夠徹底擺脫她父親的路子走上正規,但是我知道這是不可能的。因為在白佳怡的身邊,我看見葉四娘和葉宏。尤其是葉四娘一直對着鏡頭露出詭異的笑容,她似乎猜到我會看這段視頻。她可能想通過這段視頻告訴我:小子,我們之間的事還沒完!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蠱靈精怪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偵探推理 蠱靈精怪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八十五章 終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