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63章 五年後

第 263章 五年後

一個多小時后,沈漾去最近的派出所報了警。

沈清裴人在單位,沈瀾卿跟溫軟先到一步,宮家大哥大嫂因為距離遠了些,稍稍來遲。

沈漾把對警方說的話,再次重複了一遍:「兩天前我約季晴出來,準備跟她一起逛街想送她一份生日禮物,在馬路邊她突然暈倒,我送她去了醫院,」

「但是季小姐從醫院醒來她很生氣,沒有理我就匆匆走了,」

「第二天我接到醫院電話來醫院拿體檢單,無意中看到季晴她跟我一樣,卵泡發育異常無法生育,建議複查!」

「下午我去墨老的醫館學習的時候,季二小姐突然找來,讓我交出體檢單,我告訴她我沒帶在身上,她逼我回家去取還威脅我,但是我當時課沒有上完,我告訴她她生日我遞過去給她,就回去繼續上課了,」

「第二天早上,我去景區鍛煉,沒想到季二小姐她跟蹤我到了後山,她承認簡父的死跟她有關,簡慕白刺殺我也是她暗中教唆的,她還承認給戰妄寄匿名信的也是她,她故意讓戰妄失控犯錯,」

「我害怕拿出手機想報警,手機被她給摔壞了,她親口承認她就是簡明月!」

「她知道我害怕水,對水有很深的恐懼,她趁我不注意把我推下山想殺了我滅口,」

「但是下了幾天雨山頂比較滑,她推我太用力她自己也沒站穩掉下去了,」

「幸好我掉下去的地方有水草,不然我就跟她一樣,被大水沖走了,」

「小叔小嬸我好害怕,季二小姐親口承認她是簡明月,她跟蹤我想殺我滅口!」

沈漾臉色蒼白,說完朝她小嬸身邊退了退。

溫軟護著沈漾,第一次說話這麼嚴厲:「老公,不管季二小姐是不是簡明月,她是死是活,我們一定要告她謀殺!」

「警方己經立案,這件事我一定會追究到底!」

沈瀾卿掃了眼匆匆趕來的警局局長,還有宮家大哥大嫂。

沈漾提供的證詞形成完美閉環,季雲也無話可說:「不管季晴是真的季晴還是假的季晴,如果她真的做了這些事,我季雲絕對不會護短,一定給你們沈家一個交代,現在當務之急,是先找到人!」

宮政:「既然沈小姐指控季晴謀殺,警方也己經立案,這件事就一定會有一個結果!」

沈漾安靜的站在自己小嬸身邊。

她垂着眼瞼掩住眼底的情緒,沒有絲毫慌張。

季晴曾經跟季雲做過親子鑒定。

戰妄也曾懷疑過季晴,動用非常手段給季晴做過親子鑒定。

兩次鑒定結果,反而證明了季晴是真正的季家二小姐。

她不知道到底哪裏出了岔子。

除了那張體檢報告她再也拿不出任何證據證明季晴就是簡明月。

但是為了她自己,為了孩子,她不能留下簡明月這個禍害。

她知道自己的反擊己經站在了正義的對立面。

但是她必須這麼做。

最純粹的她,早己消逝在曾經那段最不堪的日子裏。

幾天後,季晴的『屍體』還沒找到,沈漾決定不等了。

睡了個午覺,沈漾收拾了一下出門跟宮銘見了一面。

宮銘說話斯斯文文:「在那邊好好進修,回來你就我是醫院唯一的合伙人,」

「謝謝宮銘學長,合作愉快,」沈漾端起果汁,跟宮銘碰杯。

宮銘:「小八也在那邊,你去了正好有個照應,」

聽宮銘說宮軼也在M國,沈漾忍不住問:「宮銘學長,宮軼她要在m國長住嗎?」

宮銘嘆氣:「具體情況我也不清楚,你過去見到她你問問,」

「三哥,沈漾,原來你們在這兒啊,」

陸檸顛顛的跑過來,一屁股坐在沈漾身邊的位置。

宮銘給陸檸要了一杯果汁。

陸檸眨巴著單眼皮看向宮銘,笑呵呵的開口:「三哥,」

宮銘挑眉:「有事?」

陸檸笑的那叫一個不好意思:「三哥,跟我打個賭怎麼樣?」

宮銘看着陸檸,但笑不語。

沈漾一臉好奇的看着陸檸。

上天溫琳琅回沈公館,還在吐槽陸檸一首追着她哥陸靳笙要打賭來着。

陸檸圈裏出了名的小富婆,其實是個屬貔貅的,只進不出。

看上什麼東西喜歡跟人打賭贏回來。

她身邊認識的人,除了戰妄,沒有一個跟她打賭輸過的。

她哥陸靳笙是『受災』最嚴重的一個。

另外一個,就是宮銘。

「宮銘學長,過兩天有個拍賣會,一件歐洲皇室流出來的『羽翼之冠』,據說價值連城全球孤品,我們打個賭,你贏了我拍下來送你,我贏了,你拍下來送我,怎麼樣?」

陸檸提起那件寶貝的時候,雙眼都在放光。

沈漾拽了拽陸檸的袖子,小聲提醒:「這麼大賭注,你就不怕把你自己輸了?」

陸檸給了沈漾一個嘚瑟的小眼神,在沈漾耳邊小聲嘀咕一句:「三哥又菜又愛玩,我輸給誰也不會輸給他,放心吧,」

「你們先聊,我還有事先回去了,」

沈漾識趣的離開。

回到家,沈漾收拾行李準備出國。

「你放心,你懷孕的事情除了你媽跟你哥,就我跟你小叔知道,我不會跟任何人說,如果覺得辛苦,孩子小嬸幫你養著,」

溫軟在旁邊幫忙,看着沈漾的眼神又心疼又無奈。

溫軟說:「戰妄大腦里有關於你的所有記憶己經抹除,他這輩子都不會知道有這個孩子的存在,季晴那個毒婦的屍體到現在也沒有找到,只要你不說,這個世界上不會再有其他人知道這個孩子是戰家的種,想開點,一切都會過去的,」

「謝謝小嬸,」

沈漾感激的開口,眼眶有點潮濕。

「小嬸,我下樓去看看我媽,」

這一晚,沈漾呆在她媽媽房間里沒有出來。

她陪她媽媽張若蘭聊了好多好多。

最後,她窩在她媽媽懷裏睡著了。

沈漾離開的這天,溫琳琅跟陸靳笙來沈公館送行。

溫琳琅拉着沈漾小心問了一句:「沈漾,你真的不去看他一眼再走嗎?」

沈漾站在門口,望着遠處幾盆蘭花。

她沉默了一會兒,搖搖頭。

陸靳笙:「老姨病倒了,你要不要去看看?」

沈漾聽后,又搖了搖頭。

她知道她小叔會照顧好戰妄父母的。

沈清裴把沈漾送到帝京國際機場。

沈清裴:「到了地方給我打個電話報平安,」

沈漾乖乖點頭。

沈清裴:「見到她,記得也給我打個電話,」

沈漾又點了點頭。

沈清裴:「要是太辛苦就回來,孩子哥幫你負擔,」

沈漾眼淚翻滾,再次點頭。

「哥,我要檢票了,你回去吧,」

沈漾怕自己失態哭出來,她連忙轉身。

真正的離別都是無聲的。

就像這樣再平常不過的傍晚,有人永遠留在昨天,有人堅定的走向明天。

無論現在她跟戰妄生疏成什麼樣子,曾經他對她的好是真的,壞是真的,痛苦是真的,不甘也是真的。

她真的快樂過,也後悔過。

如果時光能夠重來,他們不要再遇見。

因為她再也沒有力氣,再次面對這樣的結局。

五年後。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晝夜妄想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晝夜妄想
上一章下一章

第 263章 五年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