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第126章 令狐沖:感覺自己被忽視了!

126.第126章 令狐沖:感覺自己被忽視了!

第126章令狐沖:感覺自己被忽視了!

「岳不群!」

楚源有些意外。

「看到我很意外嗎?」

身穿一襲青衫,手提長劍的岳不群,他出現在落雁峰上道。

「師父!」

而令狐沖看到岳不群,他神色也有些意外和難看,似乎他和岳不群之間,有什麼難言之隱。

「不孝逆徒!」

岳不群對於令狐沖,卻並沒有什麼好臉色,冷哼一聲道。

楚源打量著岳不群和令狐沖,他覺得這對師徒間,肯定有什麼恩怨,岳不群才會這樣說。

岳不群既然出現在這裏,那就說明他的武功,肯定又有突破。

被他刺斷右手手筋后,廢掉的一身劍法,也有了解決的辦法。

眼見岳不群出現,令狐沖走到少林方丈方證大師面前,一臉慚愧道:「對不起,方證大師,我違背了當日你傳我《易筋經》時,讓我立下的誓言。」

方證大師立即反應過來:「令狐沖,你將《易筋經》傳給了你師父岳不群?」

令狐沖一臉羞愧:「此事起因在我,等華山論劍結束后,我親自向方證大師謝罪,即便方證大師要我自廢武功,我也無話可說。」

聽到大師兄的話,岳靈珊再也無法保持沉默,她走到令狐沖和方證大師身旁,擋在師兄令狐沖身前:「方證大師,是我以性命相逼,才讓大師兄把《易筋經》傳給了我爹,少林寺若要追究責任的話,追究我好了。」

聽到令狐沖、岳靈珊、方證大師的話,楚源若有所思。

看來是岳不群說動了女兒岳靈珊,讓岳靈珊以自身性命威脅令狐沖,利用令狐沖的軟肋,從令狐沖那裏獲得了少林寺的不傳之密《易筋經》。

之前岳不群沒有出現,還能隱瞞下去,現在眼看岳不群出現,知道瞞不下去,令狐沖只能坦白。

而令狐沖在少林寺學《易筋經》療傷前,可能跟方證大師立下了,類似不能將《易筋經》傳給第二個人的誓言。

對於令狐沖這樣一個重視諾言的人,岳不群卻讓令狐沖違背了誓言,可想而知師徒之間,如今已經有了巨大的裂痕。

方證大師聽到岳靈珊和令狐沖的話,他語氣沉默,雖然他一開始提出這個條件時,就帶着分裂五嶽派內部的目的。

但是誰知道這件事情,竟然會這麼順利,竟然真的成功了。

只是不知道,以後令狐沖和岳不群這對師徒,以後會如何相處。

而少林寺付出的代價,也只是原本已經外傳的《易筋經》,又被多傳了一人而已。

做戲要做全套,方證大師道:「令狐少俠,伱覺得老僧該如何做呢!」

方證大師又接着道:「罷了,我們先等華山論劍結束后,再商量該怎麼解決這件事情吧。」

楚源這才明白,剛剛岳不群為什麼剛一出現,就罵令狐沖不孝逆徒。

估計是一開始他想讓令狐沖傳他少林《易筋經》時,令狐沖並沒有答應,後來他才想到說通自己女兒岳靈珊,通過岳靈珊從令狐沖那裏拿到《易筋經》。

《易筋經》雖然成功拿到了,但是估計讓岳不群心中很不痛快,覺得自己一心栽培令狐沖這個大弟子,甚至將五嶽派的掌門都傳給了他,但是令狐沖卻忤逆自己。

這對師徒間的關係,無疑已經有了裂痕。

「岳掌門是五嶽派的人,想要參加華山論劍當然可以,既然人到齊了,那接下來華山論劍就開始了,請不準備參加這次比武的人,都退到落雁峰一側的山脊上。」

然後方證大師道。

聽到方證大師的話,岳靈珊、任盈盈、曲非煙、林平之之類的人,都退到了落雁峰一側的山脊上。

落雁峰頂的面積本來就不大,如果這些不準備參加比武的人,繼續待在落雁峰上,這些高手比試根本施展不開。

等觀戰的人退離山峰后,落雁峰上僅剩下十餘人,都是江湖上成名已久的各派高手。

霎時間,這十餘人分成數個區域,大戰在一起。

這十餘人中,大多數都是江湖武林中各個門派的掌門。

每個門派也並不僅僅只有一人參戰,有些是兩個人一起參戰的,比如峨眉派的金光上人和松紋道人,就是兩人一起參戰。

反正這次的華山論劍,也沒有規定一個門派只能派一人參加。

在大戰開始的同時,岳不群最先找上了楚源。

今時今日,相比之前,他又新練了少林寺的《易筋經》,再加上原來的《辟邪劍法》,覺得自身實力大增,所以想要找楚源一雪前恥。

在楚源和岳不群交手的同時,任我行也在第一時間,找上了日月神教的教主東方不敗,想要報奪權之仇。

前後兩代日月神教的教主,大戰在一起。

反倒是少林、武當……

一直以來,雖然都是正道門派的領袖,但因其門派掌門表露的實力不高,所以遭到眾人圍攻。

這些高手心中的想法很簡單,雖然希望渺茫,但若是能讓少林、武當任何一個門派出局,那大家就多了一個爭奪的名額。

但是他們並不知道,除了方證這個少林寺方丈以外。

武當派出手的那個邋遢老道,卻是活了兩百餘歲的創派祖師張三丰。

再加上其中還有風清揚,這個原華山派的劍宗前輩,這個區域,是其中戰況最激烈的。

值得一提的是,由於這次華山論劍的高手層出不窮,為了避免翻車,令狐沖和風清揚一起出戰了。

他們二人凌厲的《獨孤九劍》,也在連續擊敗數名高手后,吸引了眾人的注意力。

「是五嶽派的人,那個老者好像是原華山派劍宗前輩風清揚?」

圍觀的人中有人指出風清揚的身份。

「五嶽派深藏不露,竟然有這等高手?」

眾人驚嘆。

眾人還沒從令狐沖和風清揚的劍法中,回過神來。

只見那武當派的邋遢老道,手持一柄普通鐵劍,手中長劍刺出道道劍影,在身體周圍畫出數個光圈劍盾環繞自身,將聯手攻向他的高手兵器,完全擋於光圈劍盾之外。

然後那些光圈劍盾,竟不僅僅是防禦,而是攻向了對手,在對手不可思議的眼神中,手中兵器被光圈劍盾席捲而走,只剩下驚呆在原地的對手。

武當派的《太極劍法》,不是據說最擅長防守的嗎?

怎麼還能進攻了!「你們敗了!」

在光圈劍盾籠罩幾人時,張三丰散去光圈劍盾,他對這幾名對手道。

「這邋遢老道究竟是誰,實力這麼高強,我見過武當派的掌門沖虛道長出手,好像就連沖虛道長施展的《太極劍法》,都沒他施展得這麼酣暢瀟灑!」

落敗的高手中,有人不甘心道。

「老道姓張,名邋遢,只是一個無名老道而已。」

張三丰聞言笑道。

「姓張,莫非他是……」

其中有人,猜想到了張三丰的身份。

「不……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是他,若真是那位前輩的話,他就已經活了兩百多歲,凡人怎麼可能活這麼久,能活兩百多歲,怕不是要成仙了?」

隨後又遭到否定。

對於他們的猜測,張三丰既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

落雁峰頂,反倒是少林寺的方丈方證大師,和他的對手交手起來最為艱難。

他雖是江湖中的頂尖高手,還練了少林寺的不傳之秘《易筋經》,但論實力,終究差了張三丰、楚源、東方不敗、風清揚一籌。

是以,在幾位江湖高手的圍攻下,有種險象環生的感覺,好在方證大師終究撐住了。

不遠處,楚源和岳不群大戰在一起。

見岳不群左手持劍,楚源意外道:「岳掌門,沒想到你竟然還真特意去練了左手劍!」

岳不群橫劍而立道:「我之所練左手劍,就是為了找你一雪前恥,終於讓我等到了今天這機會。」

楚源道:「那就讓我看看,你努力了一年之後,實力究竟如何?」

岳不群於是也不再多言,他身形極快,奔向楚源,劍招迅捷,招式毒辣,下一瞬間劍光閃現,左手中的長劍劍刃,直刺楚源膻中穴要害。

楚源不閃不躲,同樣施以劍法對敵。

不過這次楚源並沒有用其他劍法,同樣也用的《辟邪劍法》。只見其劍招快如閃電,出劍招式迅捷。

叮叮叮!兩人在常人肉眼看不見的迅捷招式下,劍刃碰撞出清脆的響聲,如同鐵匠鋪子裏鐵匠打鐵時發出的清脆聲一樣,伴隨着刺目的火星。

楚源能夠感受得出來,相比去年討伐青城派時,岳不群的實力的確有了長足的進步。

尤其是在內力方面,不僅內力變得極為深厚,而且全身內力渾然一體,隨心所至。

但他的左手劍,卻練得不怎麼樣!楚源覺得岳不群的左手劍法,甚至比不上去年交手的時候。

楚源甚至能感覺到,岳不群以左手劍和自己交手時,那清晰的生澀感。

雖然這絲生澀感很微弱,但是在高手對決時,這一絲清晰的生澀感,便是極為明顯的破綻。

或許再給岳不群一兩年時間,他就能將自身的左手劍法,練到原本如右手般如驅臂使的機會。

但是很可惜,現在岳不群沒這個機會了。

在過了近十招之後,楚源手中長劍刺出,岳不群手中長劍跟不上楚源的速度,左手手腕直接被楚源一劍刺穿。

但這還沒完,在用手中長劍刺穿岳不群左手手腕后,楚源又立即拔劍,在鮮血噴灑中,一劍刺在了岳不群丹田氣海處。

岳不群臉色一白,手中長劍落地之餘,他感覺自己丹田氣海處,傳來了一陣劇烈的刺痛。

「楚源,你對我做了什麼?」

岳不群臉色一變,他臉上閃過了一絲驚恐道。

他感覺自己丹田氣海處,傳來陣陣刺痛之餘,就像個漏氣的羊皮筏一樣,原本儲存在丹田氣海中的內力,正以極快的速度在消散泄露。

「沒幹什麼,只是用劍氣破了你的丹田氣海而已,以後你就是個普通人,既然準備在華山後山隱居,就好好隱居吧,武功劍法什麼的,就不用練了。」

楚源對岳不群道。

事實上,在比試開始前,他並沒有攜帶自己的龍吟劍參與比試。

不然就以龍吟劍的威力,岳不群可能連自己十招都接不下。

說完這些話,楚源不再理會岳不群,看向好兄弟東方不敗那邊的情況。

結果和自己差不多,岳父任我行和東方不敗的武功,差距實在太大了,就跟岳不群和自己的差距一樣大,東方不敗隨手甩出的普通繡花針,能夠洞石穿鐵,堪比神兵利器。

眼看自己這位老岳父不敵,就要殞命於東方不敗手下,在任盈盈無比焦急時,向問天也跑上去幫忙。

結果直接被東方不敗曲指彈出的繡花針,封住了穴道脈門,一時間倒在地上動彈不得。

任我行不得已,他伸出右手,右手虛握,使出了自己的殺手鐧。

任我行大喝一聲:「吸星大法!」

狂暴的吸力,自他右掌中產生,不僅將東方不敗的紅色衣袍吸得獵獵作響。

距離東方不敗比較近的兩位高手,感覺自己體內的內力,頓時有種不受控制,要脫體而出的感覺。

這兩個高手頓時大驚失色,連連後退。

他們實在無法想像,只是被殃及的他們,都感受到了這麼恐怖的吸力。

身為任我行目標的東方不敗,承受着怎樣的壓力!「雕蟲小技!」

東方不敗冷哼一聲,袖袍揮動,恐怖的掌風挾裹着身旁,一塊五尺寬,不足三尺高,重達數百斤的巨石,朝着任我行砸了過去。

后左手拇指和無名指屈指一彈,銀光一閃,又是兩枚繡花針,跟隨在巨石后,朝着任我行激射而去。

看着攜帶千鈞之力,向自己砸來的巨石,任我行神情一變,撤去《吸星大法》!此時閃躲已經來不及,只能將自己的全身內力,凝聚於雙掌之上,向眼前的巨石拍去。

轟!在任我行的全力抵擋之下,巨石碎裂成數塊,散落在地上。

任我行這時才注意到巨石後面,銀光中的兩根繡花針。

他神色再次大變。

還沒等他思索出應對這繡花的方法,在銀光一閃中,兩根繡花針即將刺入他的身體。

「東方叔叔,饒我爹一命。」

「東方兄,手下留情。」

看到這裏,楚源和任盈盈各喊了一句,為任我行求情。

聽到楚源和任盈盈的聲音,東方不敗沒有任何猶豫,袖袍一揮,原本刺向任我行鳩尾和巨闕兩大死穴的兩枚繡花針,偏移了幾寸,刺入了神闕穴和氣海穴,封住了任我行的脈門。

「任我行,想找本教主報仇,可惜了,你不是本教主的對手!」

東方不敗看着喪失行動能力,倒地不起地任我行道。

「東方老賊,老夫恨當時多此一舉,將《葵花寶典》交給了你。」

任我行眼中滿是癲狂和恨意道。

「你當時將《葵花寶典》交給本教主,本來就不懷好意,只是為了替你實驗神功而已,沒想到本教主卻真的練成了這絕世神功,還奪了你的教主之位,所以我們之間兩不相欠,誰也別怪誰。」

東方不敗看着倒地的任我行神情平靜道。

這時候任盈盈、曲非煙、林平之一起走過來,將任我行和向問天扶了下去。

而不遠處,大戰也已經結束了。

剛剛的圍攻,幾乎所有人都敗了,場中只剩下了四個人,分別是令狐沖、風清揚、方證、張三丰。

相比於其他三人,方證最為狼狽,不僅內力耗費頗多,氣息紊亂,喘著粗氣不說,身上還有劍傷,看樣子在剛剛的大戰中,雖然獲勝了,但終因為寡不敵眾而受了傷。

好在讓他感到安心的是,這場比試少林終究是熬到了天下前五。

所以在接下來的五派聯盟中,至少有少林的一席之地。

「看來這天下第一,終究還要在我們之中誕生!」

楚源看着獲勝的眾人道。

雖然五派聯盟的名額是定下了,但是誰也沒有罷手的打算。

今日如此多的高手齊聚於此,可謂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何不趁此機會比出個高低。

無論誰勝誰負,一生都將受用無窮。

「阿彌陀佛,老僧在剛剛的比試中受了傷,在接下來的比試中,老僧就不參與了。」

少林方丈方證大師念了一句佛號道。

既然五派聯盟的名額拿到手中,自己又受了傷,實在沒必要再繼續拚命了。

「好,就由我們來比試一場吧!」

風清揚大笑一聲道。

眼前這些人,除了自己這個晚輩,可都是人間難得一見的絕世高手。

其中更有活了兩百多年的武林神話!無論如何,這一場大戰都值了。

「求之不得。」

張三丰也回應道。

他之所以決定出手,就是想見識一下,楚源、東方不敗、風清揚這等真正的高手。

相比之下,剛剛圍攻他,敗在他手中的這些江湖高手,連熱身都算不上。

「能和三位交手,乃是本教主榮幸!」

東方不敗也道。

他只看出了風清揚的身份,雖不識得張三丰,卻也看出這邋遢老道,身份在武當山不凡,乃是一位真正的隱世高手。

更關鍵的是,他和楚源關係莫逆。

早就想和楚源打一架,看看誰勝誰負了,可惜一直沒有機會。

這次就是極好的一次,和楚源交手的機會。

令狐沖:……

感覺自己被四位高手忽視了!

(本章完)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拜師青城山,師兄余滄海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拜師青城山,師兄余滄海
上一章下一章

126.第126章 令狐沖:感覺自己被忽視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