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第141章 有白髮老者,攜東海而來

141.第141章 有白髮老者,攜東海而來

第141章有白髮老者,攜東海而來

江面之上,一個龐然大物聳立在波濤之中。

船身之上,一處處栩栩如生浮雕在陽光的照射下,不斷晃動,就好像要從船面直接跳出一般。

桅杆之上,巨大的帆布在風中獵獵作響。

船帆之下,兩道人影靜靜而立。

「那軒轅敬城想讓女兒跟着你一起去大明長長見識,你為何要拒絕呢?」南宮僕射突然開口。

那日他們離開時,軒轅敬城相送時,突然提出了請求,想讓軒轅青鋒跟在高長生身邊,一起前往大明。

當然,最後被高長生婉拒。

「實力太差,見識太淺,帶上無用。」

高長生隨意的搖了搖頭。

軒轅青鋒在後期實力確實不差,不僅成為了武林盟主,還隱隱破入了陸地神仙。

但那是經歷過重重磨礪的。

先是經歷了軒轅敬城之死,孤身執掌軒轅,心靈和脾氣都得到了磨鍊。

後來又先後得到了劉松濤趙黃巢,這兩個有瓜葛之人的饋贈。

這種種的一切結合,才造就了最終的軒轅青鋒。

而此時的軒轅青鋒明顯還差了不少,如今的她就是一個心高氣傲的大小姐。

高長生自然不會帶上這麼一個拖油瓶。

對方和南宮僕射不同,南宮僕射此時的實力雖然也不顯眼,但自身的武道之心早就確立,如今差的只是積累。

而軒轅青鋒,在高長生看來,對她最好,無疑還是軒轅敬城的教導。

「軒轅家傳出了消息,軒轅大磐出關,收了軒轅青鋒為弟子,還將家族事務都交給了她,並且由軒轅敬城在旁輔助。」

南宮僕射輕輕開口,說出了軒轅家中最新的變化。

而只要稍微想想,就能知道這其中的不正常。

若軒轅青鋒真的出色,軒轅大磐收軒轅青鋒為弟子,倒也不是不可能。

但這麼草率的把所有事情都交給對方,就顯得很奇怪了。

要知道,在之前,軒轅大磐最為倚重的一直都是軒轅敬意和軒轅敬宣這兩個狗腿子。

怎麼可能會突然剝奪兩人的權利,交給大房的軒轅青鋒。

最重要的,這其中還有一個突兀的名字,軒轅敬城。

無論怎麼看,軒轅大磐都不可能讓此人插手家族的。

若是旁人可能會無比疑惑,但一直跟着高長生的南宮僕射怎麼可能不明白。

這其中必然有着高長生的手筆。

「呵呵,挾天子令諸侯,潤物細無聲,倒是符合軒轅敬城的性格,這場戲倒也不算白演。」

此話一出,南宮僕射瞬間明白。

這兩人之間果然有着交流。

軒轅敬城應該是藉助高長生的力量,或重傷,或打殘了軒轅大磐,而後直接控制住了這位老祖。

當然了,這一切都有個前提,那就是軒轅敬城至少也要有足以控制局面的力量。

要不然單單看着軒轅大磐的名頭,顯然是根本不可能壓制住族內之人,特別是那兩個親弟弟的。

「軒轅敬城果然不簡單。」

南宮僕射抬起眼眸:「我只是好奇,既然都請求你出手了,為何不索性直接解決軒轅大磐,甚至一網打盡,何必要這麼麻煩?」

「呵呵。」高長生輕笑一聲。

「儒家之人講究名正言順,至少表面上要過得去。」

「當然了,強勢鎮殺也不是不可,但軒轅家必遭動亂,一些力量的損失可就無法避免了?」

南宮僕射挑了挑眉,她聽出了高長生話語之中隱藏的意思了。

「還有就是一點,軒轅大磐雖然荒唐,但有他的名頭在,至少短期內可以護住徽山,給軒轅敬城足夠的時間成長。」

「老狐狸。」南宮僕射心中瞭然,但還是輕飄飄的吐出了幾個字。

這般複雜的謀划,兩人竟然僅僅通過幾個眼神,幾句傳音就全部完成了,而且整個過程,沒有一絲一毫的暴露。

甚至直到最後離開之時,兩人的表現都沒有透露出任何親密。

高長生搖頭一笑,沒有再說話,只是靜靜的看着前方洶湧的江水。

南宮僕射也放下了心思,同樣就這樣默默的站立在高長生的身邊。

就在高長生一行人乘坐船隻,沿江水而下,一路朝海面而去的時候。

另一處地方的局勢,也出現了驚天的變化。

「這麼說,元軍沖我們來了?」

玉門關上,刺骨的狂風如刀鋒一樣瘋狂捲來。

一個身材挺拔的老者,如蒼松一樣立在風中,虎目怒睜,殺氣不自覺的溢散而出。

渾身上下散發的氣勢,足以讓人窒息。

正是大隋靠山王,楊林。

「是的,玉門關一百五十裏外,發現了大批元軍的行動跡象,肯定是沖着我們來的。」

「竟真敢把主意打到我大隋的頭上。」

楊林聲音冰冷,話語中的怒氣幾乎是撲面而來。

「是否看見鐵木真的帥帳?」

「哼哼,襄陽未攻下,就轉道玉門關,這是覺得我大隋比大宋好欺負嗎?」

「好,這一次本王倒要看看漠北蒼狼的怯薛軍究竟有什麼本事?」

聲音滾滾,將城牆上的灰塵震得連連下落。

「王爺,並未發現鐵木真的蹤跡。」身旁之人輕聲開口。

「哦?」

楊林聽完,也不意外,鐵木真是整支元軍的主帥,沒有第一時間現身,也並不奇怪。

「元軍以哪一翼為先鋒?」

楊林再次開口。

「是其中三翼同來。」

「哦?是四傑中的哪幾位?赤老溫?木華黎?」

楊林理所當然的開口。

他楊林進駐玉門關的消息,早就不是什麼秘密。

鐵木真派兵前來,就算不親自打頭,也必然會派出能力最強的四傑。

「不,是朮赤之子拔都,托雷之子旭烈兀,還有汝陽王察罕帖木兒之子,擴廓帖木兒。」

「后兩位據說都起了我們中原名字,叫思漢飛和王保保。」

「這幾個都屬於蒙元軍方比較優秀的後輩。」

楊林點了點頭,而說到這裏時,身邊的將領臉上卻是露出了猶豫之色。

「還有什麼消息嗎?直說吧。」

「稟,稟王爺,據我們查探,鐵木真帥帳並未移動,依舊在襄陽附近停留。」

「什麼?」

楊林怒喝一聲。

本就洶湧的氣勢再度爆發。

「鐵木真竟想要雙線開戰?」

「而且他竟敢如此小覷本王,小覷大隋?」

「拔都,思漢飛,王保保,他這是把我大隋當成高句麗,把本王當成傅采林了嗎?竟想用本王來磨礪年輕人!」

高麗之戰才過去不久,而在那場戰鬥中,楊林就帶上了大隋的一眾後輩,目的就是用真實的戰場來培養將星。

但那可是高麗這個實力不算強大,國內也無名將的國家。

就算這樣,軍中也是有楊林魚俱羅等老將坐鎮。

而此時呢,面對大隋這等強國,鐵木真竟然只派出了年輕人為帥,甚至自己都沒現身。

這已經不僅僅是狂妄,而是徹徹底底在小看,在羞辱楊林了。

「好,好,好一個鐵木真。」

此時楊林的聲音就好像真正的九幽寒冰一樣。

「王爺息怒,千萬別中了敵人之計。」身邊將軍第一時間開口。

「放心,本王還沒那麼容易中此激將之計。」

「哼哼,本王倒要看看,蒙元的後輩究竟是什麼成色。」

「傳令下去,全軍戒備,本王就在這玉門關等他們。」

「是。」

看到楊林依舊冷靜,幾人也是長鬆了一口氣。

「另外,全力監測鐵木真的動向,隨時稟報本王。」

「本王就不信,他真的敢如此小視我大隋。」

「還有,傳訊高唐公,讓他儘快趕來玉門關。」

一路乘船前行的高長生,並不知道,此時此刻,戰火已經重新燃起,而且很有可能就是大隋的玉門關。

那位漠北蒼狼在經歷了襄陽的失利后,竟然把主意打到了大隋頭上。

此時,大船已經順江而下,沿着入海口進入了遼闊的大海。

離陽東海。

這一直是一個頗具傳奇的地方。

而這一切的根源,當然是那坐落於東海之畔的城池。

船頭處。

高長生和南宮僕射依舊平靜的站在那裏。

目光看着前方的海面。

不過如果仔細去看的話,就可以發現,此時南宮僕射的嬌軀,顯得無比的僵硬。

一雙肩膀也在不斷的微微顫抖。

而如果轉到正面,就可以看到南宮僕射那美麗的雙眸中,兩個瞳孔正在不斷收縮。

就好像遇到了什麼不可思議之事。

而這一切的原因,都是因為船隻的前方。

「轟,轟,轟!」

震耳欲聾的聲音,如滾滾雷霆一樣印入耳框。天地好像在這一刻徹底塌陷一般。

無盡的海水倒卷而起。

放眼望去,再也看不到任何一絲的其他東西,天空也好,太陽也好,全都消失不見。

海水,全都是海水。

眼睛之中能夠看到的只有碧藍色的海水。

這是一副極其可怕驚悚的畫面。

就好像整個東海突然翻了過來,像牆壁一樣豎在了他們面前。

大船緩緩停下,他們也不得不停下,因為前方已經再沒有了一絲去路。

南宮僕射的心確實在不自覺的顫動。

面對這等海天倒懸的畫面,任何人恐怕都會不自覺心驚。

大海之上風浪重重,處處危險,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

但就算風力再大,也不可能將東海之水全部掀起,造成這種滅世般的場景。

況且,此時他們只是剛剛由江入海,周邊也沒有出現什麼大風,更不可能出現這種情況。

那麼,就只有一個可能。

造成眼前一切的,必然是人力。

而能以一人之力,攪出這般場景的,必然是一位可怕到極致的人。

這樣的人,在這東海之中,根本不做第二人想。

也就是這時,那洶湧的藍色天幕之上,一個滿頭白髮的老者緩緩露出了身影。

「王!仙!芝!」

南宮僕射瞳孔巨震,一字一頓的吐出了對方的名字。

她沒有猜錯,在這東海,能夠有能力,還敢這麼堂而皇之的弄出這般場景的人。

只有他一個。

武帝城主,自稱第二,卻又無敵離陽六十載的王仙芝。

南宮僕射倒也並沒有恐懼,但心卻不自覺的在劇烈晃動。

自從習武那天,王仙芝就是她心中要打敗的目標之一。

畢竟當初她母親的氣運,有一部分也落到了武帝城。

但她從來沒想過,會這麼早的見到這位東海武帝。

另外,還有最重要的一點。

王仙芝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裏。

武帝城確實就在東海之畔。

但六十年來,王仙芝一直都很少離城外出。

從來只聽說過上武帝城挑戰的人絡繹不絕,而沒聽說過王仙芝主動離城去找過誰。

南宮僕射知道,雖然她一直把王仙芝當成目標和要打敗的對手。

但對方根本不可能知道她是誰,就算知道,以對方的傲氣,也不可能主動來尋她。

放眼船上所有人,只有一個人,有可能引出王仙芝。

高長生。

是的,南宮僕射可以確定,王仙芝突然出現在這裏,必然是因為高長生。

一時間,南宮僕射的雙眸出現了濃濃的擔憂。

高長生的實力,確實可怕。

但眼前之人可是王仙芝啊,人的影樹的皮。

面對此人,江湖人有一個算一個,又有誰能夠保持冷靜呢?

而同時,南宮僕射心中也在疑惑。

王仙芝為何要突然出現?

是受到別人的委託?比如那離陽或是別的勢力。

離陽當然有這個動機,僅憑白川城那一戰,離陽等勢力肯定是巴不得高長生去死。

但王仙芝怎麼可能被輕易輕動。

武帝城一直是超然物外的勢力,和任何一方都沒什麼瓜葛。

哪怕是離陽皇帝親自出馬,也不太可能請得動王仙芝。

至於挑戰?

高長生在南京城破入大宗師的事,早就傳遍江湖。

那等可怕異象確實驚人。

要說其他人被吸引,控制不住升起挑戰之心,的確說得過去。

可王仙芝,怎麼看都不像是這樣的性格。

除了數十年前,武道未成時,主動挑戰過李淳罡外,此後再沒有聽說過王仙芝有挑戰過哪位。

這是王仙芝的傲氣,也是他面對那些挑戰者,只以同境界對敵的原因。

而今日,對方竟然會主動出現在高長生面前。

單這一點,如果傳出去,就已經足以讓整個江湖震驚了。

「王,王仙芝這是要挑戰伱嗎?」

南宮僕射輕輕開口,但聲音中卻是不自覺的帶着顫意。

高長生沒有說話。

只是邁步踏出了船舷。

下一秒,他的腳下彷彿出現了一條金光大道。

高長生就這樣,一步一步,沿着虛空邁步而上。

僅僅片刻,兩人便已經去相對而立。

一方是腳下是如同通天之幕的碧藍海水。

而另一方的下方,則是無盡的虛空。

南宮僕射死死的看着高空,心中一陣發慌。

一種淡淡的無力感,莫名的湧上心頭。

若不是體內真氣支撐,此時的南宮僕射甚至可能直接栽倒在地。

饒是如此,南宮僕射也只能一手搭在船舷上,用力支撐著自己的身軀。

王仙芝實在是來的太突然了。

沒有人能想到,僅僅一個出海,竟然出現了這般驚天的變化。

高長生的實力,確實深不可測。

像軒轅大磐那等老牌天象強者,在他手上都沒有撐過一招。

以他的年齡看,已經是足夠用奇迹來形容了。

可面對王仙芝。

哪怕是南宮僕射心中,對他都是沒有太大的信心。

而此時的天空中。

一老一少,兩道人影相對而立。

但兩人之間卻是誰都沒有開口說話。

甚至除了下方那宛如天塹一般的場景,兩人的身上都沒有露出任何的氣勢。

初略一看,就好像是兩個立在空中的雕像一般。

狂風不斷呼嘯。

而隨着高度的爬升,周圍的風聲也越來越高。

可是在兩人立身之處,卻聽不到一絲一毫的風聲。

就連王仙芝腳下那可怕的海水,也不見一絲一毫的波動。

就好像周遭的空間完全陷入靜止一樣。

時間緩緩推移。

兩人就這樣以這種姿勢互相對視着。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下方的南宮僕射已經是徹底的陷入心慌意亂。

王仙芝終於有了動靜。

只見他嘴角一動,臉上浮現了一抹淡淡的笑意,而後突然對着高長生點了點頭。

下一秒,原本聳立的海水突然散去。

那道白髮身影也是負手,朝着遠方飛去,僅僅一瞬間便消失在了眼中。

「呃……」

南宮僕射張了張嘴。

這沒頭沒腦的一幕,徹底讓她傻了眼。

她完全搞不懂王仙芝的意圖,更不清楚空中的兩人在打什麼啞謎。

也就是這時,高長生的身影重新回到了原地。

「你,王仙芝……」

南宮僕射第一時間就是開口詢問。

「沒什麼,就是見個面而已。」

高長生輕笑了一句,而後又補了一句。

「同時,也是約戰。」

說完,高長生便沒有再繼續解釋。

他心中知道,應該是上次突破時的場景,引起了王仙芝的注意。

這些年來,王仙芝雖然在武帝城戰遍四方,但遇到的大多是境界不如他的對手,只能壓制己身對敵。

這般經歷,雖然無敵,但王仙芝想來也無比寂寞。

所以遇到高長生這樣一個,同樣養出無敵之心的人,自然難免來了興趣。

當然,王仙芝的約戰,肯定不是現在,他需要的是一個能讓他全力出手,毫無顧忌的對手。

「繼續上路吧。」

(本章完)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從仙武大隋開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從仙武大隋開始
上一章下一章

141.第141章 有白髮老者,攜東海而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