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4章 同源,相生相剋

第404章 同源,相生相剋

我以前很怕金甲屍,畢竟這玩意兒一般人都打不過。

山坳那一戰,我們費盡全力,也沒能將它們一網打盡。

可今天,金甲屍撲上來的時候,我站在原地沒動。

一直等它近在咫尺,齜著獠牙,張開尖銳的指甲,眼看着就要抓上我的面門之時,我腳尖點地,一手抽開手腕上的捆屍繩,一個側身躲過金甲屍,轉手便將捆屍繩勒在了金甲屍的脖子上。

龍母將捆屍繩交給我之後,這個動作我不知道在心裏默默演示了多少遍,畢竟對上金甲屍是遲早的事情。

我雙手繞繩,勒緊捆屍繩,用力向後方拽。

金甲屍雖然靈智已經開化,法力也很強,但它畢竟是屍僵,捆屍繩又是它的剋星,一時半會掙脫不掉,扯著嗓子嗷嗷亂叫。

陳英拚命地搖著銅鈴,想要操控金甲屍反擊。

但他不敢上祭台,幾次去看謝羨安,想讓謝羨安出手。

謝羨安這個變態,此刻竟饒有興味地看着我。

彷彿又在我身上發現了新大陸似的,他興奮道:「阿梔,你總能給我帶來驚喜。」

「殿主!」陳英急道,「她手裏握著的捆屍繩來自上幽河河底,咱們的金甲屍也是……」

陳英話還沒說完,謝羨安一個眼刀子掃過去,他立刻閉了嘴。

就算再心疼這頭金甲屍,也不敢再對謝羨安有半分異議。

陳英是識貨的,製作這根捆屍繩的材料的確來自於上幽河河底,是跟龍影臉上的面具一樣的玄鐵材質。

而陳英提到的金甲屍來歷……竟也是來自上幽河嗎?

正所謂一物降一物,龍母斷定這根捆屍繩能克金甲屍,原來是因為這個。

同源之物,相生相剋。

就像我和鹿唯心、謝羨安。

金甲屍掙扎得厲害,謝羨安又虎視眈眈地盯着我。

以我對他那種變態的性格的了解,他看到我困住金甲屍時的確會驚艷一下,但如果金甲屍真的要被我弄死了的話,他又會心疼。

如果被他突然襲擊,那我便腹背受敵,很難脫身。

我得儘快解決掉金甲屍。

無論死活,暫時別讓它回來糾纏我就行。

這樣想着,我雙手更加用力地拽緊捆屍繩,一個用力,帶着金甲屍一起轉了個方向,拖着它朝那個深淵洞口移動過去。

陳英立刻意識到我想做什麼,手中的銅鈴搖的噹噹直響:「殿主!吉時已到,別等了,恐生變故啊!」

他話音落下的那一刻,我已經鬆開了捆屍繩,一腳將金甲屍踢進了深淵裏。

金甲屍一路嚎叫着,叫聲響了足有一分鐘左右,戛然而止。

陳英哀嚎一聲,痛心疾首地捶著自己的心口。

但還沒等他傷心幾秒,山谷外面忽然傳來了響動聲。

陳英臉色一變,轉身便往山谷外面跑去,他的殭屍隊伍也跟了上去。

只是缺少了金甲屍的殭屍隊伍,看起來有些蕭條。

「我的阿梔啊……」

謝羨安仰面看向半空,就這麼意味不明地感嘆了一句。

「蓁蓁。」

鹿唯心忽然喊了我一聲。

我回頭看去,剛想對她說:「姐,你別怕,我護着你。」

可還沒等我開口,鹿唯心強忍着陣法的摧殘,雙手翻飛,以六指做了一個我們五指根本做不出來的結印。

在我轉頭看向她的那一刻,她結印的指法點向我的眉心,在我周身做了一個強大的結界,將我護在了結界之內。

結界之上,是打開的功德傘。

她的魂體已經很淡很淡了,還在想着保護我,這讓我想哭,卻沒有眼淚。

「蓁蓁,當初是我對不起你,我被謝羨安迷了心智,助他抽掉了你的蓮心,導致你的修鍊差點功虧一簣,這是我欠你的。」

「這一次我估計是逃不掉了。」

「蓁蓁,鹿家陰香堂以後就要靠你自己了。」

「如果你能躲過這一劫,回去見到馮大志,告訴他,回龍村的清風堂不用建了,他搜羅來的古董也不用搬過去了,我用不上了。」

「讓他把那些特意留給我住的古董都倒賣出去吧,他也老大不小了,攢點老婆本,成家立業為上。」

交代完這些,她抬眸看向謝羨安,擲地有聲道:「謝羨安,有種就放馬過來吧,咱們的恩恩怨怨,今天徹底清算個乾淨!」

「心兒,你覺得你有資格跟我談條件嗎?」謝羨安語帶不屑道,「區區一道功德印,呵,你覺得能擋得住我?」

他說着,忽然出手。

幾乎是瞬移到我身邊,手指在結界外迅速畫着某種符印,最後結印之時,大喝了一聲:「破!」

結界劇烈晃動了一下,卻沒有破。

謝羨安有些吃驚:「怎麼可能?!」

鹿唯心冷笑:「謝羨安,你大概是忘了吧,師父當年就誇讚過我,說我天生六指,能結別人不能結之印,你天生反骨,包藏禍心,師父怎能不防?」

謝羨安臉上頓時猙獰起來,咬牙切齒道:「老東西!竟還留有後手!」

但隨即他陰測測地一笑,退後一步,退到祭台的西邊一角,站在那兒,眼睛盯着祭台中央的那個深淵大坑看。

不知道什麼時候,深淵大坑裏面的鬼哭狼嚎聲已經消失了,裏面汩汩黑氣直往上冒。

屍氣、怨氣、瘟疫之氣……

在那重重黑氣之上,赫然是那盞幽冥燈。

此時的幽冥燈燈腔內一片黑氣繚繞,燈芯火焰一跳一跳的,跳得讓人心驚。

幽冥燈出現的那一刻,我的大腦有那麼幾秒鐘是處於宕機狀態的。

從我知道有幽冥燈這種東西存在的那一刻起,所有人都在告訴我,幽冥燈是冥界之物,為香娘娘所有。

大家都告訴我,幽冥燈屬於我。

而我也曾血契過幽冥燈。

並且就連守護幽冥燈的陰狐傳人胡云璽、青銅獸流螢、陰狐大毛二毛,全都印證了這一點。

可自從謝羨安出現,一切都變了。

他不僅掌控了幽冥燈,還能壓制我的幽冥佛蓮,彷彿我擁有的這一切,原本也都屬於他一般。

是因為他藉助了我和鹿唯心的靈力修鍊導致的嗎?

還是說,我們本末倒置了。

這些東西原本都屬於他,而我只是借用者……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蛇骨陰香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網游競技 蛇骨陰香
上一章下一章

第404章 同源,相生相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