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酒館命案

第一百三十一章 酒館命案

就在這時,從不遠處的凌霄花叢里走出一人,這人身穿綵衣,手拿鈴鐺,蹦蹦跳跳地朝她走來。

「小姐,你怎麼在這裏?」

「翠兒,你跟蹤我?」

「小姐,你說什麼呢?」翠兒手裏拿着剛才中年人送來的信件,「我去大廳里尋你,尋你不見,見這封信件在桌子上放着,就一路找來了。」

楚靈茜接過信件,抬手給了她一巴掌。

「誰讓你動它的?」

「小姐,我怕這封信被人偷拿了去,才拿着它來尋你。」翠兒慌張地跪在地上,低頭解釋。

楚靈茜看着她,眼中閃過一抹複雜的情緒。她知道翠兒是出於忠心才會這麼做,但她也不能容忍別人擅自觸碰她的私人物品。

「翠兒,你是我的貼身丫鬟,應該知道我的規矩。」楚靈茜的語氣冷淡,讓人聽不出她內心的情緒。「我的東西,除非我親自允許,否則誰也不能動。」

「小姐,我錯了,以後不會了。」

楚靈茜看着她,心中的努氣滿滿平息下來。「起來吧,以後記得我的規矩。」

翠兒如釋重負地鬆了一口氣,連忙站起來,小心翼翼地退到一旁。她知道小姐雖然表面冷淡,但其實是個心地善良的人,只要她真心認錯,小姐總會給她機會的。

「小姐,我剛才在府外,聽到一件事。」

「什麼事?」

「對面酒館說,昨夜突起大風,幾個在包廂前吃酒的客人被風吹到樓下,摔死了。」

楚靈茜微微皺起眉頭,這件事聽起來頗為蹊蹺。昨夜的風雖大,但也不至於能將人吹下樓梯,這其中必定有什麼隱情。她沉聲問道:「可知那些客人的身份?」

翠兒搖了搖頭,道:「只是聽說是一些外地來的商賈,具體的身份並不清楚。」

「翠兒,你去打聽一下,看看那些死者有沒有留下什麼線索,或者有沒有目擊者。」楚靈茜吩咐道。

「小姐,查他們做什麼?」

「快去!」

楚靈茜雖為女子,但心思縝密,善於推理,對於這種離奇的事件總是充滿了好奇心。

翠兒應了一聲,轉身離去。

楚靈茜則陷入了沉思,她心中有一種預感,這件事或許與她最近正在調查的一樁案子有關。

半個時辰后,翠兒帶回了一些關於那起事件的消息。據說,那幾個死者的確是一夥外地的商賈,他們在酒館中與人發生了爭執,隨後被人暗中下了迷藥。在大風驟起之時,他們失去了意識,才會被風吹下樓梯摔死。

夜幕降臨,楚靈茜換上了一身輕便的衣裳,悄悄地出了府門。

她來到了那家酒館,發現這裏已經恢復了往日的熱鬧。她找了一個不起眼的角落坐下,開始觀察四周的情況。

不久,一個形跡可疑的黑臉汗進入了她的視線。此人鬼鬼祟祟,不時四處張望,顯然在尋找着什麼。楚靈茜心中一動,決定跟上去看看。

經過一番跟蹤,楚靈茜發現此人竟然進入了酒館的後院。她心中起疑,悄悄地跟了上去。

剛到後院門口,就聽到裏面傳來了低低的談話聲。

楚靈茜屏住呼吸,貼在門邊傾聽。原來,那人在與酒館的老闆密談,他們正在商量如何掩蓋那起事件的真相。

楚靈茜心中震驚,原來這背後竟然有着如此深重的陰謀。

「那個女子,」這時,屋裏傳來一個老者的聲音,「必須讓她永遠閉嘴!」

酒館老闆的聲音帶着一絲顫抖:「你確定這樣做沒問題嗎?萬一事情敗露,我們都會沒命的。」

「放心,我有計劃。」老者低聲說,「我已經安排好了,那個女子不會有機會說出真相的。」

「這樣做風險太大了!我可不想,」酒館老闆的聲音里充滿了憂慮。

「沒有其他選擇了,」一個聲音打斷了酒館老闆的話,「我們必須儘快處理掉證據,讓所有人都以為那只是一場意外。」

夜色漸濃,酒館的燈光在昏暗中搖曳,為這緊張的氣氛增添了幾分神秘和壓抑。老闆的臉色蒼白,雙眼中滿是恐懼和不安,而老者的眼中則閃爍著決絕和冷酷。

「難道沒有其他的辦法嗎?」

「我找你來的辦法只有一個——殺人滅口!你快點去辦吧!」

「那報酬呢?」

「500兩夠嗎?」

老闆顫抖的雙手緊握著酒杯,試圖在冰冷的酒液中尋找一絲安慰。他深知,自己已經被捲入了一場無法逃脫的漩渦。老者的話語,如同夜風中冰冷的刀,刺痛了他的心。

「500兩足夠我處理掉這個麻煩!」

老者聞言,從身上拿出一疊厚厚的銀票,遞給了一直站在一旁沉默的黑臉汗。

黑臉汗接過銀票,輕輕一笑,那笑容中充滿了狡黠與殘忍。「今夜,一切都會結束。」

隨着黑臉漢的這句話落下,房間內的氣氛變得更加壓抑。老闆感覺到自己的心跳在加速,每一次跳動都像是有人在用力地捏住他的心臟。

老者似乎對這一切並不感到意外,他只是靜靜地坐在那裏,眼神深邃而複雜。他似乎已經習慣了這種黑暗的交易,甚至在其中找到了一種畸形的快感。他輕輕地啜了一口酒,彷彿在品味着這場即將到來的風暴。

「去吧,趕快解決了她!」

「她在哪裏?」

「柴房!」老者的話音落下,房間中陷入了一片死寂。只有老者的呼吸聲,和外面偶爾傳來的風聲,打破了這份沉默。空氣中瀰漫着一股緊張而沉重的氣氛,彷彿預示著即將發生的風暴。

一個黑衣人從房間的陰影中走出,他的面容隱藏在黑色的兜帽下,只露出一雙閃爍著冷光的眼睛。他沒有任何猶豫,轉身走出了房間,消失在黑暗中。

老者的眼神中閃過一絲複雜的情緒,有期待,有滿足,也有一絲難以察覺的悲傷。他再次啜了一口酒,彷彿在試圖平復內心的波動。

柴房位於酒館的角落,偏僻而隱蔽。黑衣人來到柴房前,推開門,一股陰冷的氣息撲面而來。他掃視了一眼昏暗的房間,目光最終落在了一個蜷縮在角落的身影上。

那是一個年輕的女子,她的雙手被粗糙的繩索緊緊捆綁,嘴巴也被布條堵住,她的眼中充滿了驚恐和絕望,看到黑衣人時,他的身體不由自主地顫抖起來。

黑人沒有任何憐憫和同情,他走上前,一把抓住女子的頭髮,將她從地上拽了起來,她的身體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然後被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不要殺我。」女子用盡全身的力氣,從喉嚨里擠出這幾個字。

黑衣人沒有回答,他只是冷冷地看着女子,然後從懷中掏出一把匕首。刀尖在燈光下閃爍著寒光,讓人不寒而慄。

就在匕首即將落下的那一刻,突然傳來了一聲怒吼:「住手!」接着一道身影衝進了柴房,將黑衣人撞倒在地。

來人不是別人,正是一直在暗中跟蹤着他的楚家大小姐——楚靈茜。他的眼中充滿了憤怒和決心,她一把將女子護在身後,然後對着黑衣人,毫不畏懼。

「你是誰?竟敢幹涉我的事!」黑衣人從地上爬起來,惡狠狠地盯着眼前之人。

「一個阻止你的人!我不能眼睜睜地看着你傷害她!」

黑人冷笑一聲,他並不在乎這個突然出現的女子。在他看來這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插曲,改變不了最終的結局。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骨海之張府舊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靈異 骨海之張府舊事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三十一章 酒館命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