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侮辱我自己不行?

第一百八十二章 侮辱我自己不行?

說罷張若愚就站在門內吃泡麵,昨晚沒休息好,今兒又來回跑了好幾趟,他得先填飽肚子,保持良好的精神面貌。

大約三分鐘過去。

門外敲門的不速之客竟沒了動靜。

張若愚也迅速吃完了兩顆蛋,兩根腸,三包泡麵。

他還抽空洗了個碗,擦了下灶台。

這才叼著煙,拉開房門。

走廊漆黑一片,但有七八道身影弓著腰,俯身盯着張若愚。

他們面露不安之色,神情緊張。

「你們是來殺我的?」張若愚吐出口濃煙,淡淡問道。

「是。」

其中一名孤狼殺手冷冷說道:「有人花三千萬買你一條命。」

「我是國家棟樑,民族英雄。」張若愚眼神堅定。「我的命,是無價的!」

「張將軍已經死了,你只是一個北莽廚子。」

那名孤狼殺手沉聲說道,卻按兵不動。

似乎在等什麼。

「廚子只是我掩飾身份的偽裝。」張若愚慢條斯理地抽著煙,也不急。

剛吃飽,不宜劇烈運動。

會胃下垂的。

「小子,別侮辱張將軍!」

孤狼殺手很生氣,怒喝一聲。

他雖是殺手,卻很崇拜傳奇戰神張向北。

如果眼前這個穿着褲衩背心,弔兒郎當抽煙的男人真是張將軍,他寧可被組織追殺到天涯海角,也絕不會殺自己的偶像。

可惜,張將軍早已戰死!

「我侮辱我自己都不行?」張若愚嫻熟地彈了彈煙灰,倚著門淡淡道。

那孤狼殺手殺機畢露,眼眸中寒光閃爍。

突然。

一道黑影急匆匆跑來,嗓音低啞而興奮:「問過了。」

「怎麼說?」孤狼殺手皺眉。

當張若愚自報家門后,孤狼殺手攔住了準備破門的同伴。

屋裏的傢伙,自稱張向北。

儘管他覺得匪夷所思,可信度為零。

可莫名的,他想找上級再確認一下。

「殺了他,三千萬漲到一個億。」那黑影蠢蠢欲動。

附近的殺手聞言,紛紛亮出刀鋒,熱血沸騰。

濱海這幾天好像管控瘋了,孤狼一把槍都沒帶進城。

但對這群經驗豐富的殺手而言,不論是用刀還是用槍,沒有區別。

「沒讓你問價錢!」那領頭的殺手怒喝道。「我是讓你確認身份!」

三千萬,漲到一個億。

這對孤狼這種頂尖殺手組織來說,都算天價。

「每人一個億!」那黑影已經按捺不住,要動手了。

幹完這票,直接退休!

「動手!」

人群中,有人爆發出一聲低喝!

一把刀鋒劈向還沒抽完煙的張若愚。

張若愚叼著煙,抬腿一腳。

砰!

殺手撞碎護欄,從六樓摔了下去。

眾人見狀,又有幾名殺手持刀而來。

殺了就一個億!

這幫殺手徹底紅眼了!

砰!

砰砰!

張若愚甚至沒抬手,一腳一個,全都踢下六樓。

可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殺手只是剛摔下樓,甚至還沒咽氣,屍體就憑空消失了。

很快,走廊上只剩孤狼殺手一人。

他弓著腰,俯身凝視張若愚。

渾身驚出一身冷汗。

這傢伙的武力值,太恐怖了!

面對孤狼最精銳的殺手,他竟不費吹灰之力,當場碾碎!

現在,先不提他到底和張向北有什麼關係,是不是張向北。

光是他本身展露的實力,就足夠駭人,令人敬畏!

「你到底是誰?」孤狼殺手咬牙,渾身肌肉緊繃。

「他不是和你說了嗎?」

忽然。

漆黑的樓梯轉角,響起一把腐朽的嗓音。

很快,一名渾身裹着黑衣的男子走上台階,置身走廊。

他渾身瀰漫着陰寒之氣,宛若暗夜幽靈。

此人,正是孤狼二號佐藤,此次獵殺任務的最高指揮。

「他叫張向北。」

佐藤死死盯着張若愚,彷彿和他有不共戴天之仇。

「張將軍不是戰死了嗎?」孤狼殺手渾身一顫,心中泛起驚濤駭浪。

任務,是佐藤接的。

所有檔案資料,也都在佐藤那。

他說的話,百分百可信。

孤狼殺手的腦子一片混亂。

自己今晚,居然要獵殺傳奇戰神張向北?

「他只是假死。」佐藤仍一瞬不瞬地盯着張若愚,淡漠道。「葬在墓地里的骨灰盒,是空的。」

孤狼殺手激動得渾身顫抖。

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真是張向北?締造不朽傳奇的張將軍?

「殺了他!」

佐藤下達命令:「十億賞金全是你的!」

「殺你媽!」

孤狼殺手忽然反手一刀,扎向佐藤:「小鬼子!你媽炸了!」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為退婚,我把冰山總裁禍害哭了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為退婚,我把冰山總裁禍害哭了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八十二章 侮辱我自己不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