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七章 合體境

第四百六十七章 合體境

……

酆都幻境。

整個幻境被祈樾掀了個底朝天。

幻境裏所有的生靈都嚇得瑟瑟發抖,躲在暗處裝死不出聲。

血紅色的忘川河裏的生靈潛在河底最深處,連個泡泡都不敢吐。

屍女妹妹再度被祈樾隔空凝成了麻花,一路從鬼門關被提溜到了奈何橋尾。

隔空。

祈樾實在是嫌棄屍女臉上不斷掉落下來的髒兮兮的黑色屍蟲。

是以他壓根不願意讓屍女靠近他十步之內。

生怕那些蟲子從她臉上腐爛的肉里甩出來,甩到他身上。

麻花般的屍女腦袋卡在膝蓋處,骨頭極盡扭曲,關節處的白色骨刺從皮膚里生生鑽出來。

又是熟悉的造型。

她終於插空艱難說了句話:「她不在這裏了。」

祈樾不買賬。

少年站在奈何橋上,眉眼冷冽:「是不是你們將她弄出去的?」

屍女沉默了。

她不太會說謊,不然也不會次次換皮都被江言鹿拆穿。

是以用沉默作答。

她的沉默,看在祈樾眼中,就是默認。

祈樾精緻的眉眼一壓,果真如此。

他已然知道江言鹿現在身在何處。

江言鹿是直接被歸墟秘境傳送至這裏的。

否則靈石小鹿上的定位不可能沒有發生變化。

屍女既然能見到他轉頭就跑,那自然也是記得江言鹿的。

所以,按照他們上次來所受到的待遇來看,極大一部分可能,是幻境主動把江言鹿弄了出去。

江言鹿這次來歸墟秘境,就是想要進入那個玉片空間之中。

但他進不去。

本來得知自己會跟江言鹿在秘境中分開一段時間的時候,就很煩躁。

現下因為這破幻境,他都沒來得及再見江言鹿一面,跟她說上幾句話,更是惱火。

江言鹿每次進到那白玉片空間里的時間一次比一次久。

這次還不知要在裏面待上多長時間……

祈樾越想,眉心的煩躁之意就越盛。

真想拆了這整個秘境。

但又不行。

歸墟秘境是鳳凰一族的秘境,四捨五入就算是江言鹿的所有物。

他不能把江言鹿的東西弄壞了。

祈樾嫌棄地看了眼歪七八扭的屍女,手指一動,就將其隨手丟了出去,離開了幻境。

這裏血腥之氣太重。

既然江言鹿不在此地,那他也沒必要久留。

不如去外面等著。

-

鳳凰一族傳承之地。

江言鹿身體被金紅色的光芒托到半空中。

識海中一瞬間湧進來大批量的東西,多到她神識都開始輕微刺痛起來。

原本鳳凰傳承不需要傳承這麼多的。

只需要徹底覺醒血脈之力,再傳承一些本族上古秘術即可。

剩下的,日後可以在族中慢慢學。

橫豎他們鳳凰壽命長。

而且傳承並不是一生只能傳承一次。

每個年齡段都要來一趟傳承之地接受鳳凰傳承的。

但今時不同往日。

面前這小女娃娃能稱得上是他們鳳凰一族唯一的頂樑柱。

她這麼弱小。

當然是能多給她傳承一些,就多給她傳承一些。

有些甚至不是本族的傳承,是它當年習得的他族傳承。

它都一股腦地全都塞給江言鹿了。

橫豎目前就剩下這一個能傳承的鳳凰後代了。

不如都給江言鹿,讓她多幾個傍身的手段。

免得一不小心就沒了。

直到感覺江言鹿當真是快要承受不住時,它才停了下來。

江言鹿識海里存儲了太多的記憶,一時間腦瓜子都嗡嗡的,連自己何時雙腳落地,都沒有察覺。

但這還沒完。

青石鳳凰雕塑看着江言鹿那不堪一擊的實力,還是覺得不滿。

於是,又給她來了個靈氣傳承。

將自己的力量,傳承給江言鹿。

浩瀚如江河大海一般的磅礴靈氣猛得從青石鳳凰雕塑的雙眼中噴發而出,直接衝進了江言鹿的丹田之中。

江言鹿腦袋還在發暈,又感覺腹部一陣飽脹感。

實打實的靈氣進入到丹田之中,彷彿進到了自己家中,完全沒有一點陌生之感,也沒有受到任何排斥。

它們甚至不用江言鹿運轉功法,就自動流向了全身經脈。

修為境界霎時間蹭蹭往上漲。

江言鹿本就處在化神境後期巔峰階段,現下在靈氣傳承的加持下,直接一步晉陞至化神境後期,衝到了化神境大圓滿。

然而,還沒有結束。

這點靈氣對於青石鳳凰雕塑來說,不過就是九牛一毛。

既然是靈氣傳承。

它自然也不會扣搜到讓鳳凰族這根獨苗就只突破一個小境界。

靈氣在功法心決的加持下,運轉的速度更快。

江言鹿的實力也仍舊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往上攀升。

直至——

一舉摸到了合體境的門檻。

(本章完)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白月光替身卷哭全修真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白月光替身卷哭全修真界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百六十七章 合體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