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7.最後的機會:東南物的「寶貝兒」(三)

697.最後的機會:東南物的「寶貝兒」(三)

沒錯,這是一扇能夠直通黑泥沼澤的穿梭門!可這東西的出現,與方才那扇時空穿梭之門竟有些相似,皆在這時出現,皆要引得眾人走入另外的時空間!若論何意……有一個解釋:這妖畜在賣弄自家的商品!

毋庸置疑,這是眾人皆知的事實,但眼見,未必為實!

不管歸於何處,眾人都管不了許多,正自觀察着眼前的這扇穿梭門……

「幽冥兄,你說,這門,與方才那門,有什麼不同?」

「看起來,並沒什麼不同,」南宮幽冥說,「只是,這扇缺少了『故事』……」

的確如此,這又是為何?難不成,東北物並不知道這段人類的歷史?

預知今生如何,既要結合前世的「故」,更要審視後世的「事」。這不,正值眾人愁苦之時,東北物的第二根觸鬚開始翹起,似是在發出著召喚指令!於是乎,眾人面前的這扇時空門,便瞬間化為了綠色的煙雲,隨着陣陣陰風,飄向了妖畜誕生的地界兒!

眾人驚呆了,認為對於這扇時空門的探討還未結束,賣家便失去了耐心,這與此前的商人多少有些不同,畢竟那些妖畜,皆展現出為了賣貨而殷勤的態度!況且,對於商品更是精挑細選,生怕這些「貴賓」讓它們走上前畜失望的道路!可這東北物,卻給眾人留下了「店大欺客」的感悟!

「這妖畜,似是不耐煩了?」仲孫彥卿說,「還不讓仔細端詳這扇門了?即使看看,也能勾起那些往事,供我等作為談資啊!真是不懂得人情世故,要麼說是妖畜呢!」

其餘眾人的感悟,也類似於仲孫彥卿,他們一個是不解,為何賣弄商品的商人,對待「貴賓」如此傲慢;另外,這東北物的脾氣,似乎是倔到了極致!

對此,眾人產生了些許嫌隙,不僅是對這妖畜,還有它手中的商品!

僵局依然持續,妖畜審時度勢,這不,至今未用的大杵,上面出現了幾個燙金大字……

「門為路,貴有貴由。若是欣喜,獻上寶珠。若是囊羞,三省汝身!」

嘿,這話說的,很有故意找茬的意思!尤其是這最後兩句,聽得懂的人族必生怨恨!這不,一眾「異鄉人」,想要轉頭就走,然,護佑眾人前行的唯一「光域」,卻仍然遲滯不動,即使他們想要繼續前行,卻也落得無路可去只能居中的處境!

「真是無語!」仲離子說,「我草藥師傅活了這麼久,還沒見過如此無禮且無奈的時候!想留留不住,想走卻也走不成!敢問這世間人族的重要性,殊不知,不如我這兜兜里的一棵植株!誒!」

「草藥師傅,別感悟了!」仲孫彥卿說,「這妖畜着實可氣,不過,大家看,它似乎又亮出了新傢伙!」

先予對方惡語相向,再予對方一頓甜棗,這事,估計就只有妖畜能幹得出來了!但不管怎麼說,多少有種虧欠與慰藉內含其中,即使東北物並非考慮了眾人的心情,但這些剩餘的「門」,也必須在一分一秒的倒計時中,逐個地展示給「異鄉人」!萬一,這當中,能讓東北物撈些油水,對於八位妖商而言,也算是挽回了些許顏面不是!

說話之間,東北的第三根觸鬚在顫抖……隨即,其上的赤色煙雲一股腦地飛出,直到飄散到了眾人的面前,在薄膜結構漸漸清晰到逐漸成像,依舊還是納蘭明珠與石清泉異口同聲,看來,他們認得這樣的場景……

眾人的眼前,是滾燙的岩漿,沸騰而出的氣泡,在每每炸裂的瞬間,都能叫人呼吸不暢,甚至能夠窒息而亡……而在上方的唯一石橋,此時也早已斷裂並讓落石沉積在了岩漿之中……落石無意,但岩漿有情,在二者慢慢相融的過程中,多數岩石已被這滾燙的岩漿化成了泥水,流入了岩漿的同時,也贅身為婿……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紫雲符籙傳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紫雲符籙傳
上一章下一章

697.最後的機會:東南物的「寶貝兒」(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