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一章 星際時代的曙光(終章)

第六百六十一章 星際時代的曙光(終章)

昆市,三清總部,神經科學實驗室。

「你的陳舊性脊髓損傷恢復得不錯,MRI掃描顯示,兩端的斷裂傷口被神經支架聯接后,新的軸突已經沿着支架生長在了一起。

「同時,你的四肢也檢測到了感覺誘發電位和運動誘發電位的恢復,也沒有跟移植的支架材料發生任何不良反應。」

「好了,諸駿,植入神經支架已經一個月了,你自己感覺怎麼樣?」

陳以清滿臉笑容地看着坐在輪椅上的諸駿,語氣溫和地問道。

諸駿則是神情激動,一臉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的雙手。

他的十根手指正在輕輕顫抖,像彈簧一樣,不斷地屈伸著。

動作雖然輕微,但對他來說無異于晴天一聲霹靂劈在了天靈蓋上。

「陳,陳主任,我,我的手有感覺了,手指能動了。」

他艱難地咽下一口口水,眼中燃起一道狂熱的火焰。

陳以清滿意地笑了,說道:「年輕人恢復起來就是快啊,照你這個速度,只要堅持康復治療,3個月後,應該就能夠獨立行走了。」

諸駿驚喜萬分道:「這麼快,太好了,萬萬沒想到,我這輩子還有完全恢復,自由行走的一天。」

「呵呵,其實你現在就可以試着站起來看看。」陳以清微微一笑,鼓勵道。

諸駿的雙眼瞬間迸射出兩道耀眼的光芒,他迫不及待地看向一旁的哥哥。

「哥,幫我一把,我想要站起來試試。」

哥哥諸銘一臉興奮地走了過來,雙手架在他的臂膀下,將他輕輕環抱了起來。

由於諸駿常年卧床,體型非常瘦削,肌肉也萎縮了大半,因此體重很輕,一下子就被攙扶著站了起來。

陳以清適時地遞過來兩根長長的拐杖,一左一右放在諸駿的腋下,給他提供一股支撐的力量。

諸駿雙腳着地,卻沒有像以往一樣毫無感覺,而是再次感受到了腳下地面的堅實。

雖然雙腿還是軟綿無力,但自己似乎能控制住這股自上而下的力量,讓身體在壓力下保持着直立,一動不動地站在地面上,不會再次摔倒了。

一股喜悅的熱流瞬間從他心中湧出,流遍了全身的每一處。

諸駿眼中淚水奪眶而出,無法抑制地大喊了起來。

「啊,啊,啊,我,我站起來了!」

竭盡全力地從胸腔里擠出這句話后,他彷彿一下子消耗掉了所有的力氣,忽然控制不住身體,猛地往身後倒去。

在哥哥的扶持下,他重重地坐回了輪椅上。

第一次嘗試未竟全功,但諸駿一點也不失望,反而心中充斥着無盡的喜意。

在陳以清的鼓動下,他再次嘗試着站了起來。

這一次的效果要更好一點,足足站立了半分鐘,才無力地倒下。

幾番嘗試后,諸駿終於可以在拐杖的支撐下,直挺挺地站起來了。

只是站立的時間還相當有限,需要更進一步的鍛煉,才能站得更久。

可以預見到的是,一周后,乃至一個月後,自己將再次邁開雙腿,行走在熟悉的土地上。

想明白這一點,他瞬間喜極而泣,恨不能立馬穿越到幾個月後,見證自己在草地上拔足狂奔的奇迹。

正高興時,一名工作人員悄聲走了進來,在陳以清耳邊低語了幾句。

陳以清點了點頭,目光掃了過來,笑道。

「諸駿,正好有媒體過來採訪,聽說了神經支架的事,想要當面採訪一下你,你願意嗎?」

諸駿收斂住沸騰的情緒,連忙說道:「沒問題,我很樂意配合。」

就這樣,他驅動着電動輪椅,來到走廊另一頭的大會議室。

寬闊的會議室里擠滿了人,一眼看去,全都是扛着長槍短炮的各大媒體,一看到有人進來,就齊刷刷地按動快門,瘋狂拍照。

陳以清昂首闊步地走了進去,環顧一圈,露出禮節性的笑容。

「各位久等了,跟在我身後的這位,大家應該很熟悉,我就不多介紹了。」

「諸駿也是一位長期的高位截癱患者,大約一個月前,他接受了我們的神經支架移植手術。」

「手術后,他的感覺誘發電位和運動誘發電位都有了一定程度的恢復,斷裂的脊髓也再次連接到了一起,一切順利的話,預計3個月後就可以恢復獨立行走了。」

「就在剛才,我們經過測試,發現他已經可以在工作人員的輔助下,站立起來了。」

話音剛落,一股嘈雜的音浪瞬間爆發,會議室變得像菜市場一樣喧囂。

每個人都爭先恐後地站起來提問,生怕落在人後。

嗡嗡的提問聲,就像一波一波的音浪,徹底將諸駿和陳以清兩人淹沒。

在陳以清的示意下,諸駿再次在哥哥的攙扶下,艱難地站了起來。

這一手,頓時震懾住了所有人。

聲音嘎然而止,現場靜得一根針掉在地上都能聽見。

所有人都獃獃地看着諸駿,膛目結舌,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癱瘓了十幾年的諸駿,當着大家的面,在大庭廣眾之下站了起來。

這意味着什麼,每個人心中都一清二楚。

幾乎是一瞬間,記者們的心中瘋狂涌動着一句話。

「出大事了,三清又創造了一個奇迹!」

本來記者們這次是來採訪陳以清獲獎的事情,沒想到竟然還能順手採訪到這樣的大新聞。

10秒鐘后,記者們齊齊恢復正常,一個個都跟打了雞血一樣嗷嗷叫了起來,提出了一串串問題。

陳以清眼看現場就要失控,笑着揮了揮手。

「大家安靜,先讓我介紹一下三清的最新研究成果神經支架,然後才是媒體提問時間。」

現場很快再次安靜下來,記者們紛紛坐了下去,一邊拿手機給同事發着消息,一邊安靜地聆聽。

而諸駿也在站了1分鐘后,再次坐回了輪椅上,成為一隻洋溢着喜氣的吉祥物。

陳以清輕咳一聲,打開ppt,向全場展示著最新的神經支架。

「據統計,我國脊髓損傷患者超過200萬人,每年新增10萬人左右。」

「作為大腦和外周神經系統之間信息溝通的主要載體,脊髓損傷往往嚴重致殘,一直被認為是不治之症。」

「相關療法主要包括藥物治療,手術治療,康復治療,但這些只是對症治療。」

「很多患者無法恢復正常的生理功能,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按照以往的治療模式,他們將終生無法行走,只能在輪椅上,在床上度過餘生。」

「最新的腦機治療,能夠讓他們生活變得方便一點,達到生活自理,但也就僅此而已了。」「而神經支架這一從0到1的技術突破,為陷入生命深淵的脊髓損傷患者,再次點燃了新的希望之光。」

「這是我們開發的全新神經支架,可以根據不同病人的脊髓大小和病變幾何形狀,3D打印出任何複雜的中樞神經系統結構。」

「打印出來后,再用神經幹細胞填充支架,支架含有數十個200微米寬的通道,差不多是頭髮絲的兩倍寬,可以誘導神經幹細胞和軸突沿着脊髓損傷的方向生長。」

「隨後將支架像拼圖一樣裝入脊髓損傷部位,將脊髓損傷一端的再生軸突與另一端對齊,軸突本來是要向任何方向擴散和再生的,但是支架使其保持整齊,誘導它們朝着正確的方向生長,完成斷裂脊髓的連接。」

「我們的研究人員將裝有神經幹細胞的2脊髓支架種植到大鼠嚴重脊髓損傷部位,一個月後,新的脊髓組織就能完全再生,並連接大鼠脊髓損傷的神經末端,從而使大鼠的後腿運動功能得到了顯著的恢復。」

「除此之外,我們還打印了2大小的人類脊髓支架,這些脊髓支架根據實際的人體脊髓損傷MRI掃描建模,只需5分鐘就可以3D打印出來……」

清亮的聲音迴響在會議室里,記者們看着屏幕上出現的一張張圖片,漸漸看得入了迷。

******

與此同時,同一層樓上,位於另一端的一間實驗室里。

遠離了嘈雜的人聲,這裏顯得格外安靜。

張莉坐在椅子上,正忙着檢查面前的一些小鼠的大腦。

突然,一道身影來到她的工作枱前,打斷了她的注意力。

「莉莉,把手伸出來一下,準備迎接一個驚喜吧。」

張莉依依不捨地將目光從小鼠粉嫩的大腦組織上挪開,一抬頭就看到了聞人龍臉上頑皮的笑容。

她眼神中充滿著喜悅,還夾雜着一絲寵溺,閉上眼睛將套著薄膜手套的右手伸了過去。

不一會,就感覺到手掌里多了一個硬硬的,毛茸茸的腫塊。

張莉立即睜開雙眼看向掌心,驚訝地發現那是一隻白色的小鼠,正蜷縮成一個緊緊的毛球,觸感寒冷如冰。

「這是死了嗎?」她發出一聲驚訝的疑問。

「哈哈哈,連你也覺得它死了?」

聞人龍大笑一聲,得意的笑容掠過他瘦削的面龐。

「嘿嘿,它不但沒死,還非常健康。」

張莉驚喜地叫出了聲:「它們醒來了?」

「對啊,我們之前給10隻小鼠注射了靜脈冷卻劑,將它們的體溫穩定而安全地降到了23至24度,讓它們都進入了冬眠。」

聞人龍一臉興奮道:「小鼠的心跳變得非常微弱,耗氧量和呼吸都大大減少,新陳代謝也降低了很多。」

「它們靠着體內的脂肪和糖分,維持着微弱的生命體征,一直持續了25天。」

「你不是讓我幫你看着冷櫃里的小白鼠嗎?我剛才例行檢查的時候,發現這一隻從冬眠中恢復了,所以就拿過來給你看看。」

「你趕緊給它做個體檢,看看恢復得怎麼樣。」

聞人龍說着說着,開始催促起來。

張莉激動地站了起來,小心翼翼地握着手心裏的小鼠,來到檢查儀器前。

細心地檢查了一番,發現沒有明顯的組織器官損傷和行為異常,總算鬆了口氣。

「各方面狀態都很好,心臟沒有受損,體溫在室溫下漸漸回升,已經恢復了正常。」

「身體沒問題,只有腦電波有些混亂,還不太穩定,可能是意識沒有完全清醒,還處於睡眠之中,最多3個小時,它就會完全清醒過來。」

「對這隻小鼠來說,長達25天的冬眠,可能只是一場漫長的夢境,也許它夢到了什麼好東西,遲遲捨不得醒來吧。」

「小鼠冬眠成功,足以證明我們的研究方向沒錯,希望能夠儘快應用在人身上。」

「你說我們會不會像科幻電影里一樣,冬眠一場醒來后整個世界大變樣?真是讓人期待無比呢。」

說到這裏,張莉兩眼灼灼,露出了滿懷憧憬的笑容。

聞人龍凝視着她,笑道:「不管是什麼樣的美夢,我都會陪着你。」

張莉俏臉一紅,低下頭,撥弄着手中蜷縮的小鼠,說道。

「還得謝謝你當初送我的北極地鼠,否則我也不會有今天的發現。」

「哈哈,你喜歡就好。」聞人龍笑眯眯地說道,心底閃過一絲慶幸。

他當初也是得知張莉一個小女生,竟然有收集各種鼠類的癖好,便托朋友搞來一隻非常特別的北極地鼠,作為生日禮物送了出去,這才抱得美人歸。

萬萬沒想到,北極地鼠作為地球上最極端的老鼠之一,有着一年冬眠8個月的特殊習性,引起了張莉的強烈好奇。

一番研究下,竟然發現了動物冬眠的奧秘,開啟了一個新的研究領域,也算是歪打正著了。

聞人龍突然一拍腦袋道:「哎,憑咱們的發現,明年應該能拿到一個衛氏科學獎了吧。」

他幸災樂禍地笑了起來:「這下好了,我,老陳,小丁,都得了獎,就差老唐了,看他什麼時候能得獎。哈哈哈~」

張莉不禁悠然神往道:「我們兩人能分享一個獎項,也是一樁美事。」

「要真的拿了獎,咱們以後就是生物學界的居里夫婦了。」

聞人龍聞言,也嘿嘿嘿地笑了起來。

「你悠着點做夢吧,我得趕緊去把報告寫了。」張莉一臉嬌嗔地瞥了他一眼,轉身往冷櫃走去。

「哎,等等我。」

聞人龍快步趕上,心裏美滋滋的,像只掉進了米缸的老鼠。

******

很快,衛康就在後台收到了這份小鼠冬眠研究報告,頓時心中激蕩不已。

「原本無法冬眠的小鼠,竟然進入了冬眠模式,恢復正常后依然狀態良好。」

「這意味着,同為哺乳動物的人類,如果進入了一定的模式,同樣也能夠冬眠!」

「或許,在並不遙遠的未來,可能是5-10年內,人類就將實現冬眠,走向星辰大海。」

「雖然25天的冬眠時間,即便對小鼠來說,也有點短暫,還無法操控自如。」

「但是,星際時代的曙光,已經出現在地平線上,只要朝着這個方向繼續努力,遲早能夠實現遨遊太空的夢想。」

「我要跟航天中心一起合作,儘快推進人類冬眠項目。」

他立即掏出手機,撥通了謝院士的電話。

一周后,一則新聞橫空出世,震驚全球。

華夏航天局與三清達成戰略合作,一起研究宇航員太空冬眠計劃。

同時,開始提前啟動火星載人任務,要爭取在5年內實現火星登陸。

至此,人類終於開始了邁向星辰大海的征途。

******

全書完!(本章完)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我能提取副作用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靈異 我能提取副作用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百六十一章 星際時代的曙光(終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