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7章 願意交換

第1027章 願意交換

開天鴻蒙訣第1027章願意交換秦冕一路收撿冥族皇者屍體,一路追趕人族大軍。至於人族死傷者,已經被同伴帶走,所以他一路上只看到了冥族屍首。

追了六百餘里,他看到了零星的戰場,人族皇者數量上佔據絕對優勢,冥族則是那些受傷的,或者戰力弱的。

在絕對的差距下,那些冥族根本沒有還手之力,只能一個個被擊殺。

秦冕沒有再撿它們的屍體,而是加速前行,追趕先行的隊伍。

有系統在,他飛得肆無忌憚,很快趕上人族最前方的皇者,但他沒有停止,而是繼續飛行,超過他們。

在他們的前方,冥族很分散,最多的也只有三個同行。

被自家帝者扇飛,心中有不少怨憤;被人族帝者報復性殺滅不少,他們膽寒。

它們沒有了鬥志,再也不敢和人族戰鬥,它們要回去養膽。

看到它們頭也不回地逃,秦冕嘴角微微撅起。

飛到它們的隊伍中,朝前方兩個三皇團各扔去一顆五子雷,然後轉身,朝後方的五個三人團也各扔去一個,至於那些兩人團和獨行者,他沒有扔,不值得。

五子雷說起來就是一個名字,但製作起來還是很艱難的,庫存都快空了,得節省著用。

七顆五子雷瞬間爆炸,十三個冥族皇者馬上發出慘叫。

前方的六個全都中招,後方的有準備,及時分開了,只有七個中招。

秦冕沒有氣餒,七顆五子雷殺十三個冥族皇者,虧是虧了些,但還是能接受。

他的猛然插入並瞬間發動攻擊,那些冥族並沒朝他發動攻擊,而是四散而逃。

沒膽了,只想回家藏起來。

它們逃,秦冕卻沒想放過。

破壁弓再次出現在手中,一支支破壁箭在混沌中悄無聲息地穿行,一個個冥族皇者中招,一個個身上出現黑洞,無一不發出慘叫。

秦冕沒有繼續攻擊它們,而是繼續追殺那些逃亡者。

在系統顯示範圍內,還有近百冥族皇者在逃跑,多殺一個是一個;在他的後方,系統也顯示有人族皇者追殺而來。

追殺中,他沒有使用別的手段,只是用箭。

一個個冥族在他的箭下墜地,身上都出現一個黑洞。雖然這裏的道則施展不能超過六丈,但他的箭實在太快,加上有混沌的干擾,冥族的中箭率達到八成五。

追殺近半個小時后,他再次從天地壺內抽箭,卻是抽了個空。

看向天地壺,沒箭了。

「天老,沒有破壁箭了。」

「主子,破壁箭很難煉製的,好長時間才煉製了二百支。」

「一時興起,不過我的箭術好像進步了,運動中的命中率超過九成。」

「主子,我現在正在修復秦槍,沒空煉製破壁箭,你最好把那射失的箭撿回來。」

秦冕無語了。

看到最近的冥族已經距離自己三百里以上,只能一聲,「罷了,撿箭吧。」

撿箭不止是單純的撿箭,而是把遇到的受傷冥族擊殺。

在擊殺三十多個冥族皇者、撿了五支箭后,追殺而來的人族皇者也出現在視野里。

看到他獨自一人在這裏,他們滿是驚訝。

其中的木族四長老木楷問道:「秦冕皇,你怎麼在這裏?」

秦冕應道:「我的箭用完了,在找射飛的。」

他們全都左顧右盼,似乎在找什麼。

木楷也環顧一周,然後轉身飛了幾里,從地上撿起一支箭,「這樣的?」

秦冕點頭,「對。」

然後伸手過去,「還請木楷皇扔給

我。」

木楷稍微猶豫后拋了過來,「你箭殺了多少個木族皇者?」

秦冕搖頭,「沒有完全擊殺一個,都被救走了。如果還有箭,繼續追殺的話,可能會擊殺幾個。」

其實,他在這裏射中近八十個冥族皇者,但無一當時死亡。十多個還能動的,在他追殺的過程中逃走;六十多個重傷的,四十多個已經被他在找箭的過程中擊殺,還有十多個正等着他去擊殺。

能逃的逃走了,被殺的全被他收進了天地壺,沒留下任何一具屍體。

逃走的,收走的,只有地上的黑血可以作證。

秦冕沒和他們多講,說道:「周圍不遠還有一些被我重傷的,也還有一些箭,請各位幫忙把重傷的冥族擊殺,把完好的箭幫我找回來。」

說完,朝一個方向飛去。

那些冥族重傷員都在系統的顯示範圍內,他只要過去就可以擊殺;還有三支射飛的箭沒有找回,他也有一個大體印象,但要確定具***置還需要耗費一些時間。

來到兩個重傷垂死的冥族皇者旁,他瞬間出手擊殺。

再次通過系統掃描,確認百里內沒有人族皇者,便將兩具屍體收入天地壺,在不遠的地方,又撿回一支破壁箭。

接下來,他按照系統顯示的去尋找,一連擊殺八個冥族皇者,也撿回一支破壁箭。

越往後,來的人族皇者越多,被找到的冥族也越多。

在秦冕來到最後一支箭的位置時,看到那支箭落在一個虢族皇者手中。

此時,所有的冥族皇者已經被擊殺。

秦冕走向那個虢族皇者,抱拳說道:「這位道友,這箭是我射空的,還請還給我。」

他不想這樣的箭落入別人之手。告訴是可以告訴的,但他現在沒有更多的可以遺漏。

在說這話的時候,他拿出一支同樣的箭。

那虢族皇者皺着眉頭看着秦冕,看看他手裏的箭,又看向自己手中的箭。

他自己也是會用箭的,看出來這箭無論色澤和煉製手法,和自己使用的很不一樣,他不想交給秦冕,想自己試試。

他也知道,來這裏的不是虢族就是木族,自己沒見過這人,必定是木族的。不還給人家,好像過不去。

正在他猶豫時,木楷走來,看着兩人各拿着一支箭看着對方,便問道:「秦冕皇,虢悠皇,你們在幹什麼?」

聽到木楷的話,虢悠馬上把箭拋給秦冕,笑着回應他,「秦冕皇在這裏射殺了不少冥族皇者,也射空了一些箭,我拾到一支,正準備還給他。」

秦冕接過拋來的破壁箭,連同自己手中的那支一起收起,問道:「木楷皇,接下來有什麼計劃?」

木楷搖頭:「尚不清除,在等帝者的命令。秦冕皇,又殺了多少?」

秦冕呵呵一笑:「傷了二十來個,跑了一些。沒箭了。」

木楷笑道:「我一路來,看到有六個重傷冥族被擊殺。」

虢悠也笑着說:「我先前也看到八個重傷冥族被擊殺。秦冕皇,如果沒有你的一波箭殺,不會有這麼多冥族被擊殺,謝謝!」

他知道那瞬間猶豫,讓秦冕心中有所不喜,所以利用這個場合來消除那絲影響。

秦冕知道對方的想法,點頭回應:「可惜我的箭術還是差了些,不然能射傷更多的冥族。本來也是射傷了不少,因為只有我一個人,所以逃走了不少。」

破壁箭比他們的箭強大不知多少,甚至比天星箭也要強很多,他有所覬覦也是正常的,終究還是還給了自己,故而需要把那絲沒有馬上還箭的那絲不快消除。

木楷問道:「秦冕皇,前面看到有十多

具腐爛的冥族屍體,也是你殺的?」

秦冕點點頭,「可惜五子雷數量不夠,全部用完;追到最後,箭也用完了,只能回來找射空的,不然可以擊殺更多冥族。」

木楷哈哈笑道:「夠多的了。我們一百人也擊殺不了十多個,可你一個人就擊殺十多個多,還重傷了十多個。在追殺途中,我還聽說你堵截了一個逃亡的中期冥帝,使得它被擊殺,這樣的戰績,在天界皇者中也是為數不多的。」

這時,一道聲音遠遠地傳來,「不是為數不多,應該是獨一份。」

順着聲音看去,是木禾,他在飛行中笑道:「如果算上這次,秦冕皇參與了三場解救,擊殺的冥族皇者超過三百,還參與了擊殺冥帝的行動,讓我們兩族的損失降到最低。」

超過三百,這數目就有些驚人了。

看到虢悠迷茫的表情,木禾繼續說道:「他第一場是擊殺了冥族一個很強大的冥族皇者,拯救了那個分支的二長老;接着拯救了三老和幾百分支子弟,在那裏擊殺了近三百冥族;加上這一場,已經妥妥的超過三百。」

看着秦冕,他呵呵笑道:「秦冕皇,虢族帝者已經決定要犒賞你,不知道你有什麼要求……這不是我自己猜測的,而是虢族帝者要我來傳達的,他們在討論是否趁機攻入背面。」

看着木禾,秦冕說道:「如果可以,我想借閱虢族的典籍,還有就是交換一些礦石。」

在追殺冥族的這一路,他看到了幾種不同顏色的地面。憑藉先前的經驗,每一種顏色代表了不同的礦石,他現在沒時間返回去一一挖取,能交換到一些是最好的。

木禾馬上應道:「我就知道你喜歡典籍,已經幫你先說了。至於礦石,我木族也有很多種類,到時候可以和我們交換。」

虢悠馬上反應過來,「我虢族有數種木族沒有的礦石,也願意和秦冕皇交換。」

看到他們狡黠的樣子,秦冕心中好笑,說道:「其實,我自己也不知道有什麼值得和你們交換的。」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開天鴻蒙訣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開天鴻蒙訣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27章 願意交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