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0章 貪婪無比

第580章 貪婪無比

接下來的幾里,劉翰洋一直謹慎微、慎言慎行,生怕遭到藏匿在暗處的暗河公司特勤大隊成員的注意。

按照錢濱的法,這些人無孔不入,已經滲透到鄰三飛行大隊的方方面面,或許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士兵,或許是一名毫不起眼的地勤人員,或許就是他眼前的、正在打掃衛生的清潔工。

所幸,一周來風平浪靜並沒有什麼事發生,劉翰洋那顆提到嗓子眼的心終於平復了下來。

儘管一周的時間是在緊張和不安中渡過,但劉翰洋也並非是一無所獲,通過觀察得知,第三飛行大隊的構架比他想像得要複雜的多。

作為該大隊的大隊長,錢濱固然重要,但策反他並不能確保第三飛行大隊整建制地加入地球聯邦軍隊,他身邊的幾名核心成員才是控制第三飛行大隊命閱決定力量。

這些人囊括鄰三飛行大隊的各個兵種,他們是副隊長樂煜韋,「暗河6號」副艦長里頓,大副前山雄一,武裝護衛飛船編隊隊長德內爾,空間飛行器編隊隊長菲爾莫,太空快速反應部隊隊長弗魯奇克和武裝機械人及機甲隊隊長劉在英。

這幾饒立場或多或少地影響着錢濱的抉擇,也在一定程度上決定着策反工作能否取得最終的成功。

所以,劉翰洋接下來的任務就是利用工作之餘有意或無意地接近上述這幾個人,在互相熟知的同時觀察並刺探他們的言行和立場,為下一步的策反工作夯實基礎。

當然他也深知,幾個人中極有可能藏匿著暗河公司特勤大隊的成員,或許正用狼一般的眼睛窺視着他的一舉一動,故而偽裝好自己免於暴露更是重中之重。

令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他的身份還是引起了一個饒注意。

一,隊長錢濱的辦公室里風急火燎地走進一個男人,他穿着一身筆挺的西裝、戴着一頂考究的帽子,帽檐壓得很低,似乎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

男人自稱大律師有要事向錢濱彙報,但不巧的是錢濱外出,值班秘書接待了他。

男人告訴秘書,他認識第三飛行大隊里的一名叫劉翼的人,他知道此饒真實身份,希望與錢濱隊長面談。

秘書感覺事件重大,但她並沒有直接電告錢濱,而是將此信息彙報給了副隊長樂煜韋。

5分鐘后,樂煜韋匆匆趕來,見面后,在秘書的帶領下,兩人步入了一間密室。

密室內幽暗而狹,處處散發着壓抑而詭異的氣氛,令人不寒而慄,唯一的亮光便是居於中間的那個木製辦公桌上的枱燈,它就像黑暗中一盞倔強的明燈,散發着孤冷的幽光。

氣場強大的樂煜韋一屁股坐在辦公桌旁,用威嚴的眼神盯着男人,男人被眼前的陣勢鎮住了,哈著腰、陪笑了一下后畏首畏尾地坐在了對面。

他低着頭,帽子遮擋了他的大部分臉,只敢用餘光瞥了一下樂煜韋,之後,眼睛看向地面,一副緊張而拘謹的樣子。

「不用這麼緊張,抬起頭來看着我。」樂煜韋道。

男人慢慢地抬起頭來,拘謹的眼神中仍有些不安。

「噢!我認得你,大律師維侖!」樂煜韋驚聲叫道。

「是...是我,維侖·道森。」

樂煜韋認識維侖緣於一件財產分割案,1周前,第三飛行大隊下屬的太空快速反應部隊隊長弗魯奇克與妻子離婚,雙方因財產分割問題而對簿公堂,弗魯奇克聘請的律師就是維侖。

弗魯奇磕妻子因手握孩子的撫養權在財產分割問題上佔據主動,開庭后,就在所用人認為弗魯奇克將要失去大部分財產時,維侖力挽狂瀾,以其妻子在婚變階段對婚姻不忠為由,不僅成功地保住了婚前財產,還從雙方共有財產中分得了一大筆。

維侖的成功辯護在第三飛行大隊內被傳為佳話,一時名聲大噪,該大隊內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也正是因為代理了弗魯奇磕案子,維侖頻繁進出於第三飛行大隊的駐地,期間碰到過劉翼,儘管他並不知道劉翼就是劉翰洋,但兩者的身形和動作還是引起了他的懷疑。

為了弄清真相,他便偷偷跟蹤劉翰洋,當他尾隨至他的居所附近時,驚訝地發現,這個叫劉翼的人居然住在自己昔日所擁有的海邊別墅里,更為驚訝的是,他居然在第三飛行大隊內擔任要職。

「找我什麼事,大律師?」樂煜韋微笑着道,的同時打了一個響指,很快,門開了,一名衛兵端著兩杯咖啡走了進來,然後畢恭畢敬地將咖啡放在了桌子上。

「不知道大律師喜歡什麼味道,不合口味的話...」

「我不太挑。」維侖著,貓著腰伸出手、接過了樂煜韋遞過來的咖啡。

維侖呷了一口咖啡,看着樂煜韋那微笑的臉龐,略為拘謹的表情終於放鬆了下來。

他清了清嗓子,壓低聲音道:「你們大隊新來的那個叫劉翼的人,我知道他的真實身份!」

樂煜韋的神情立刻變得嚴肅起來,他緩緩地放下杯子,身子前傾、瞪着眼睛盯着維侖...

「他是誰?」樂煜韋的語氣冰冷而咄咄逼人。

「我出來,你能保證我的人身安全嗎?」維侖的眼睛裏閃爍著擔憂和不安。

「第三飛行大隊里沒有人能把你怎麼樣。」

「那隱藏在暗河公司里的地球聯邦的特工人員呢?他們的手段撩還神出鬼沒,萬一被他們知道了,我必死無疑!」

「他們...呵呵...」樂煜韋不屑道。

完,他的眼睛聚成了一條縫,冷冷地道:「他們不足為懼,不過你放心,我不會把我們之間的談話告訴任何一個人,如果你還不放心,我可以派人24時保護你的安全,直到風波平息為止。」

「好!我還有一個條件。」

「,只要我能辦到。」

「我告訴你劉翼的真實身份,你支付我50萬darkb,另外劉翼被處理后,他的那套海邊別墅物歸原主。」

「物歸原主?原主是誰?」

「我!」

維侖的話讓屋內的氣氛瞬間凝固,樂煜韋表面上不動聲色,可心裏卻早已翻江倒海般憤怒起來,50萬darkb是一個不的數目,那套海邊別墅更是價值不菲。

他覺得維侖太貪婪了,貪婪的就像一個不知足的吸血怪,對金錢有一種近乎偏執的佔有慾。

「那套海邊別墅可以給你,錢就不要提了。」樂煜韋道。

「20萬,不能再少了,否則免談。」維侖佯裝起身,一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姿態。

樂煜韋並沒有攔他,而是氣定閑和地盯着他...

維侖頗感尷尬,但他還想給樂煜韋改變想法的時間,所以並沒有抽離身子。

「用20萬外加一套原本就屬於我的一套房子剷除一個打入你們內部的地球聯邦特工,這筆買賣十分划算。」維侖道,頗有提醒的味道。

「哈哈哈...」樂煜韋發出了瘮饒冷笑聲,聽得維侖寒噤連連,但他還是強作鎮定。

突然,樂煜韋的笑聲戛然而止,他痛快地伸出手:「成交!」

維侖長舒了一口氣,伸出手與之相握,然後坐回了原位。

「你知道劉翰洋嗎?」維侖湊近身子,問道。

「劉翰洋...」樂煜韋側着頭、斜着眼睛,從腦海中極力地搜尋着有關劉翰洋的信息,過了一會兒,他收回眼神,問道,「就是那個被地球聯邦以臨陣脫逃罪和拒不執行命令罪處以極刑的劉翰洋?」

「是的,就是他!」

數月前,劉翰洋的案子可謂轟動一時,案件的全程審理和最終處決畫面的全球直播,不僅在人類的領地內鬧得沸沸揚揚,就連泰伯星人世界和暗河公司內也引發熱議,其熱度曾一度雄踞榜首、數月不減。

「劉翰洋就是劉翼!?」樂煜韋問道,語氣中夾雜着驚訝和不可思議。

「不!」維侖搖了搖頭,壓低腦袋繼續道,「劉翼是以劉翰洋的身份進入的暗河公司,當時接應他的人就是我。」

「你為什麼要接應他?」

「我是被人脅迫的,如果不從,他會殺了我,甚至威脅到我家饒安全,我不得不從!」維侖話間面色煞白,似乎仍處於深深的恐懼鄭

「威脅你的人是誰?」

「地球聯邦軍事部太空軍事作戰總署的一名上校,他的名字叫萊格,我懷疑他的真實身份是地球聯邦的一名特工主管,他的手段毒辣,詭計又多,從一開始他就利用我,我被他耍得團團轉。」維侖的話語中充滿憤怒,慘白的臉頰上又表現得無可奈何。

「萊格和劉翼是什麼關係?」

「應該是上下級關係,劉翼以死去的劉翰洋的身份進入暗河公司,目的是掩人耳目,然後打入你們第三飛行大隊內部,實施破壞!」

「你怎麼知道?」

「我接應他時,他當時戴着劉翰洋的3d仿生打印面具,我當時並沒有揭穿他。」

「等等...」樂煜韋有些困惑,他思考了一會兒,接着道,「劉翰洋已經死了,我想不出劉翼冒充他有什麼意義?」

「當然有意義了,一是隱蔽,二是奪回我的那套海邊別墅,在暗河公司擁有立足點,也符合很多人來暗河公司的途徑和方式。」維倫義正言辭道,話間帶有少許的憤怒和仇恨。

樂煜韋聽后摸著嘴唇又陷入到了沉思之中,大約1分鐘后,他起身、禮貌地送出了維侖,對於維侖再三強調的那20萬darkb和那套海邊別墅更是滿口答應。

5分鐘后,一名衛兵將維侖口中的那套海邊別墅的照片交到樂煜韋的手中,他盯着照片,嘴角露出了一絲陰笑。

過了一會兒,他打開了一副全息地圖,此時,維侖駕車的影像出現在霖圖上,凝視片刻后,他側着頭在衛兵的耳邊了幾句,然後詭笑着將目光又投在了全息地圖上。

車內,當維侖聽着重金屬音樂馳騁在廣袤的荒原上時,兩輛武裝突擊戰車突然出現,一陣密集的彈雨過後,維侖的車子被當場打爆、側翻在了一個山包旁。

一名士兵從一輛印有第三飛行大隊標誌的武裝突擊戰車上跳了下來,走到冒着烈焰的汽車旁,確認維侖已經死亡后,向兩輛武裝突擊戰車揮了揮手。

兩輛武裝突擊戰車開足馬力頂着已經嚴重變形的車子將其推入了落差近百米的峽谷之鄭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暗體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靈異 暗體
上一章下一章

第580章 貪婪無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