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0.第1910章 打破平衡

1910.第1910章 打破平衡

第1910章打破平衡

設定好數據,博士又把從梵舜身上取出的晶片置入儀器內,調整了一小會兒,這才將儀器快速推至隔壁的金屬床前。

他看向床上的年輕男子,神情雖有些忌憚,但很快就被一種瘋狂所替代。

如果實驗成功,那麼此刻外面的一切困境就將迎刃而解,不僅如此,他們實驗室以後也會成為第二個『第一基地』!

不,是取代並且超越第一基地的存在。

博士也不再遲疑,在梵舜的指導下,拿起連接線準備固定在閔郁的頭顱上。

要完成記憶共存,還需讀取閔郁大腦里的全部記憶,這一步非常關鍵,一旦不成功,後續將會變得很棘手。

畢竟武器局的掌權人,本身就不是能被輕易擺佈之人。

博士目光微垂,手上連接線的埠剛要落下,只見原本該是昏迷狀態的男人,此時卻是倏地睜開了雙眼。

深邃的眸子與他的眼睛對上,博士瞳孔一縮,渾身血液都仿若在瞬間逆流,「你……」

這個男人竟是清醒的?

***

與此同時。

大廈外面,路邊一架越野車內。

霍杳膝蓋上放着一台筆記本電腦,她的手指正快速敲著鍵盤,屏幕上一串一串的代碼跳動,眼花繚亂,畫面也跳轉極快。

外面一身勁裝的卓雲快步走過來,他拉開車門,坐進了前排副駕駛上,轉過頭,沉凝著臉看向霍杳,「裏面的人放下狠話,說是如果我們硬闖,可能……會對郁哥不利。」

霍杳頭也沒抬,指尖更是連停頓的間隙都不曾出現,那雙眼睛始終落在電腦上,隔了半分鐘,她才出聲:「他現在的位置在地下負二層,裏面監控網十分嚴密,就算硬闖也不一定能成功。」

這個地方她也從未涉足過,但從入侵安全系統來看,絕對比當初的第一基地還要堅固,光紅外激光就是層層佈置,幾乎找不到一處能避開的死角。

霍杳手指的速度愈發快了。

「那現在是要怎麼辦?」卓雲面上越發焦慮,尤其是他之前在聽到霍杳跟上官桐的那段對話后,心中的擔憂就一直沒消減。

萬一真的把郁哥變成了另外一個人……卓雲完全不敢想像。

很快,霍杳終於停下手上的動作,抬眸看向車窗外的大廈。

陳舊的建築透著飽經風霜的斑駁,天色灰而沉暗,有種風雨欲來的錯覺。

霍杳收回目光,將膝蓋上的電腦放下,捏了捏手腕,一邊推開車門下去,「我植入了一個程序,不過只有一分鐘的干擾時間。」

卓雲微愣了下,隨後趕忙也跟着推門下車,「霍小姐,您的意思……」

霍杳只是按了按衣領邊的聯絡器,微微側了下頭,沒多解釋,「我進去,你在外面隨時接應我們。」

她的背影清瘦修長,果決的聲音夾在風裏,令卓雲下意識聽從她的吩咐,也不再跟上,「好的。」

等見到霍杳進入了大廈后,卓雲深吸一口氣,壓下內心的焦慮,用特殊聯絡器快速對暗處蟄伏的手下人交代了幾句。

他對霍杳是絕對的相信。

因為他清楚她從來不做沒有把握的事。

哪怕是隻身一人進去。

*

霍杳剛進入大廈,她方才設定好的干擾程序就在恰好時間運行了起來。

而嚴密佈控下連一隻蒼蠅都難飛進去的大樓里,幾乎無人察覺到此刻有外人入侵,只有監控室里的一人望着監控畫面,倒是微微蹙了蹙眉。

「監控系統是不是有些問題?」

旁邊的人聽言,快速在電腦上查看一番,隨後搖頭,「沒有,一切都很正常。」

「是吧。」那人眯了眯眼,眸底暗芒一閃而逝,也沒有再說什麼。

霍杳這邊已經避開重重防衛,直接來到了地下實驗室,只不過地下實驗室的門禁關卡更嚴,所以她在這上面多耗費了一點時間。

索性很快就到了盡頭最後一間實驗室,也就是閔郁身上聯絡器所在的最終信號位置。

一分鐘的干擾時間也即將結束。

霍杳眼睫輕抬,頭頂光線白熾奪目,卻將那張臉映得愈發冷清肅殺。

就在這時,一道低沉的撞擊音從實驗室內傳出,雖然很輕,甚至幾不可聞,但卻沒逃過霍杳敏銳的感官。

她眉心蹙了蹙,隨即快速抬起了手,腕上的黑色手環在金屬門上的感應鎖掃過,瞬間,原本需要特殊許可權才能開啟的門就開了。

而在門開的瞬間,子彈抨擊在金屬物體上發出的刺耳聲也再次傳來,夾帶着濃郁的硝煙殺意。

霍杳指尖微動,不過視線在觸及到室內的清冷身影時,手指又緩緩鬆開,眼底的厲色也轉瞬斂下。

梵舜察覺門口異樣,抬頭看到出現的霍杳,本就陰沉的臉變得更難看。

這個女人比他想像中來得還要快。

如今實驗未完成,閔郁也沒有控制住,再加上一個霍杳……梵舜沉了沉眸,轉而翻身一滾,直接滾到距離不遠的一個柜子前。

他沒有任何猶豫和遲疑,快速拉開了抽屜,從裏面拿出一支針劑,正欲將針劑注射進皮膚里時,還在門口的霍杳不知何時已靠近,不等他下一步動作,霍杳便猛然一腳踢了過去。

梵舜躲避不開,手中針管被踢掉在地,整個人也猛撞在了身後的牆壁上。

霍杳目光掃過掉落在地的針劑,針管里是淡藍色的液體,在燈光折射下卻又好似流動着一抹幽暗,十分詭異。

霍杳面色瞬間冷若冰霜,看向梵舜:「你想打破這個世界的平衡。」

「看來你知道這管葯的作用。」梵舜手壓着心口,那雙眸子忽地充滿了癲狂,「難道你不覺得這個世界太過無趣?」

霍杳眼神愈發冷厲,「瘋子。」

跟她那個師父如出一轍。

「你懂什麼?」梵舜嗤笑,「他們應該感謝我換一種讓他們永久活着的方式。」

「只可惜你什麼也改變不了。」霍杳面無表情,她早已拿出了隨身攜帶的槍,當着梵舜的面,毫不猶豫對準了地上那支針劑。

「你……」

梵舜瞳孔一縮,口中那個『敢』字還未說出,就只聽到砰的一聲,針管瞬間被擊碎。

淡藍色的液體四濺,卻在剛一接觸到空氣便直接揮發,只剩下幾片破碎的針管彷彿昭示着它曾經存在過。

然而就這一支針劑便耗費了他們梵家無數人的心血,甚至連他這殘破的身體也是因此而來,如今竟這樣被輕易毀掉……

梵舜雙眼欲裂,再抬起頭看向霍杳時幾乎充滿無盡的殺意,但他知道自己並不是霍杳的對手,旁邊另外兩名博士更特鉗制不住閔郁,所以梵舜靠着牆,極速往後退了幾步。

「既然如此,那你們都給我去死吧。」

梵舜話落,手就狠狠砸在了牆壁上。

(本章完)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當滿級大佬翻車以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當滿級大佬翻車以後
上一章下一章

1910.第1910章 打破平衡

%